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v69,新手必看

因为赵大头没控制住力道的缘故,一下崩裂了开来。

  “谁?啊!是…是大头吗?”王雪一下惊醒了过来,睁开眼一看。

  只见窗外的赵大头正面露痴相,面露难色的着看着她。

  赵大头皱着眉头说道:“嫂子…大头好难受……”王雪心想,刚才自己做那事的时候,这个傻小叔子肯定一直在窗外偷看。

  没想到原来小叔子也会想女人了!想到这,王雪心里突然拿定了主意。

  反正小叔子傻傻的,就是和他做点啥,也不会被人知道。

  “大头,你……你进来吧!”王雪将卧室里的门打开了。

  赵大头早就站在了门口等着,一见王雪开门,立马窜了进去一把抱住王雪的身子。

  “嫂子,大头好难受……难受死了,大头是不是病了……”赵大头把头埋在王雪怀里,不断的扭动着脖子。

  好香啊!一股来自王雪身上独特的体香和奶香味,让赵大头越来越兴奋。

  他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

  “啊……大头,慢点…嘤嗯……你哪里难受,嫂子帮你看看……”王雪心里拿定了主意,此时也顺从着赵大头的意愿。

  说完,她的目光不由得看向赵大头的裤裆。

  “这里!嫂子你看,是不是肿了?它都好长时间了!”赵大头一把将裤衩脱了下去。

  “哎呀!都肿好大了……”王雪的目光也紧紧盯着赵大头,俏脸红的都快滴出血来了。

  说着,她的手不由自主伸向了赵大头的下半身。

  “哦!嫂子……”赵大头被王雪弄得忍不住大叫了出来。

  王雪的小手有点冷,又软乎乎的。

  赵大头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直冲天顶盖。

  好大!好吓人!而此刻,王雪也被震住了。

  “这么大,真要弄进去的话……自己会受得了吗?”可马上又回过神来,脸红心跳的轻啐了一声。

  自己这是越来越放开了吗,怎么会想那么多?“嫂子……快!大头好舒服……快!”在王雪愣神的时候,赵大头双手紧紧抱住王雪的腰。

  只见赵大头前后摇动着身子,一脸兴奋。

  “舒服了吗?大头……有没有想要尿尿的感觉?”王雪也越来越动情,动的更激烈了。

  可是这样过了十几分钟,赵大头还是没有出来。

  这下,王雪也呆住了!这么大,还这么持久……想到这,王雪忍不住夹了夹双腿,感觉内心的欲望正在一点点的燃烧。

  “呃……大头不想尿尿!嫂子,大头是不是生病了,怎么都不消肿了……”赵大头低头看到王雪两只手也不动了,心里有点失落,又有点期待。

  (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大头……这样不行,嫂子另外想个办法给你消肿……”王雪咬着嘴,盯着赵大头的东西看了好半天才说道。

  赵大头抱着王雪,不断的用身子蹭着王雪的大腿,语气焦急的说道:“用什么办法?嫂子,你快帮帮大头吧!”“嗯嘤…大头…嫂子用嘴……你别动,嫂子帮你……”说着,王雪慢慢蹲了下去。

  然后在赵大头愣神的功夫,王雪小嘴一张,朝赵大头的东西凑了过去。

  “哦!好…好舒服哇!”赵大头忍不住发出一句舒爽的叫声。

  他怎么都没想到,平日里那么好看温柔的嫂子,竟然会用嘴巴……这一刻,赵大头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舒爽到了极点。

  “唔……大头…要尿尿了吗?”

怀疑女友背叛了自己,男子打了女友一耳光后被推倒撞到墙上,竟当即持菜刀残忍砍死女友。

  日前,该男子唐志祥犯故意杀人罪在广州中院受审,因自首获从轻判决,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

  32岁的唐志祥来自广西,案发前他在堂哥韦某处打工,被安排住在广州市天河区吉山小学附近的出租房。

  2015年3月20日,他和胡某确定恋爱关系后开始同居。

   2015年7月6日16时许,唐志祥与胡某在出租房内因生活琐事发生激烈争吵,唐志祥即从厨房取刀,朝睡在床上的胡某颈部猛砍,致胡某当场死亡。

  案发后,唐志祥坐车到了东莞横沥姐姐和姐夫家,并告诉他们自己杀了女朋友胡某,来见姐姐最后一面。

  吃完晚饭后,唐志祥在姐姐陪同下到东莞市公安局横沥分局第四派出所投案自首。

  据悉,胡某还有一个7岁的孩子需要抚养。

   据唐志祥供述,他认为胡某不干活还经常打牌,且怀疑胡某背叛了自己。

  胡某未辩解,还提出分手。

  他质问胡某此前去增城新塘干什么,胡某很生气地说“我是去跟人睡觉,又怎么样,我与你还没有结婚 ”。

  唐志祥声称,他一怒之下打了胡某一耳光,胡某用双手推了他一下,使他额头撞到了墙上。

  两人就更加火爆,吵得更加厉害。

  他去厨房拿了一把菜刀,走到床边举刀吓唬胡某。

  唐说,“她看见我拿着菜刀,伸出脖子很大声地说:你敢砍?”结果他真砍了。

   广州中院认为,唐志祥的作案手段残忍,且事后弃被害人逃离,构成故意杀人罪。

  鉴于本案因生活琐事引发,且被告人是初犯、偶犯,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了罪行,是自首,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

  此外,家属代为向死者家属赔偿了5万元。

  前日,广州中院对唐志祥犯故意(少妇做爱小说)杀人罪,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他另需赔偿死者家属5.2万元。

  

我不是盲人,但我开了一家盲人按摩店,村里的姑娘都是常客……我叫陈生,30岁了还是单身汉,因为天生眼白多看起来就是个盲人,村里的人都把我当盲人。

  隔壁的寡妇更是对我毫无避讳,她长得娇艳,身材又丰腴,前凸后翘的,可惜这么个尤物竟然放着没人要!天天大晚上的不晓得在屋里干些什么瞎事,那娇娇声儿直勾着我的魂穿过那道墙,看看寡妇深夜中自我安慰。

  没想到我的机会还真来了。

  今晚,我刚躺上床就听到隔壁娇柔的呼喊,那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直听得我心里发痒。

  这么晚了,叫我干嘛?难不成是寂寞了?脑中浮现出李素英那极品身材,心头一片火热,我隔着窗问:“李姐,唤我有啥事儿?”“小陈啊,我卫生间的门好像坏了,你能帮我弄开么?你进屋摸到卫生间门,那有个门栓,拉下就行。

  ”卫生间?我整个人顿时就懵了,喉咙咽了口唾沫。

  这寡妇在洗澡,竟然让我去给她开门,当我是真瞎呐!过去开门就能看到李寡妇那妖娆的身材,我几年没见过女人的身子了,这时候我激动地脚哆嗦,摸着进了她家。

  她家门没锁,村里人都晓得李寡妇的门天天都是敞开的,只要是男人都可以进。

  我找到厕所,那亮着灯,一眼看到了门栓。

  抓着门栓,手不停颤抖,我朝里喊道:“李姐,是我,就是把门从外面打开就可以了么?”“啊…对的。

  ”李素英那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在兴奋着什么。

  我看得见,自然是一下子就能打开卫生间,可是我还装作在门上面摸摸索索的,最终放在门栓上,一拉,整个门微微晃动。

  居然没有开。

  我再次用力拉拽整个门,门‘咔嚓’一声,打开门来。

  我就看到李素英面色潮红、上半身穿着遮羞布的站在我面前,一只手拿个胶棒,另一只手捏着围在身上的浴袍,娇滴滴的脸像成熟的苹果,煞是好看。

  看到李寡妇那充满着媚劲的眼眸,我心里一紧血液顿时沸腾起来,顿时就有了反应,我暗叫不好压下心里的火热。

  可那曼妙的身子就在我面前晃悠着,我一个大小伙子,怎么忍受得了?我注意到她手中的胶棒,上厕所拿个胶棒,难道……“多亏你啊小陈,要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出去呢!”我点了点头,心说不亏不亏,没想到晚上还能看到如此美妙的景色,哪里会亏。

  (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李素英朝我走来,一股迷人的芬芳扑面而来。

  当李素英靠近我,我清楚的看到她看向我下方那震惊的眼神,嘴巴大的差不多能够放下一个苹果。

  我从小天赋异禀,村里的男人无不羡慕。

  我连忙捂住下方,故作一脸难受的样子。

  “李姐,我尿急,能不能在你这撒一泡尿?”“可以可以,需要我帮忙么?”“不用李姐,我自己可以的。

  ”我关门走了进去,侧对着门,然后拉开拉链,我余光瞄到李素英将门偷偷的打开一条缝偷看我。

  我瞅见李素英目不转睛的盯着我那儿,嘴巴张的老大,一脸惊讶的样子。

  话说李素英老公也死去五六年了,这五六年估摸着都没有男人碰过,这么多年她应该很寂寞。

  我故意没尿进便池,再度看向李素英,却发现她的一只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原本手上的胶棒也不见了……我见状,内心更是像被火炉烤着一样,浑身都发烫了。

  尿完我穿好裤子,拉上拉链,摸着墙壁走了出来,我看着近在咫尺的李素英,咽了一口唾沫。

  她目光火热的看着我下方,捂着胸口的左手还在轻轻的动着,此时手上的胶棒却是不知道哪里去了。

  “李姐,没有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我多想接着再看李素英那丰腴的身子,但是作为盲人的我不能在这多待。

  “要不进来喝口水吧!今天怪麻烦你的,大晚上的还把你叫过来。

  ”李素英见我要走,顿时就有些急了,连忙开口说道。

  我听到她说的话,心里顿时就乐开了花!大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对象还是一个寂寞多年的寡妇,这怎么能不让我乐开了花。

  我故作犹豫。

  李素英却是双手直接拉着我的胳膊,往屋里面走。

  她双手拉着我的胳膊,紧紧抱着我的胳膊,温热、美妙的触感把我的心都变软了,止不住的掀起一阵阵旖旎。

  “李姐,你的胳膊好暖和。

  ”我歪头看向李素英,说道。

  李素英低头一看,脸瞬间再度红了一个层次,因为她的胸口死死挤着我的胳膊。

  进了房间,李素英果真给我倒了一杯水,然后进入到房间,过了一会儿出来,穿了一身轻薄的衣服。

  坐在我面前,一双媚人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跟我聊一些家常。

  “你冷么?”李素英眼睛瞥了一下我那儿,稍稍抿嘴,然后问道。

  我摇摇头,紧了紧双腿。

  我哪里是冷,我就是太热了,浑身燥热,满脑子都是之前看到的李素英的跟棉花一样的身子。

  “姐姐给你去拿件衣服,你等一下啊!”李素英站起身,冲着我说道。

  我一听,连忙摆手说不用了。

  可这一松手,我压着的地方登时就抬了起来。

  李素英眼睛瞪得老大,禁不住的捂嘴,似乎还在惊讶我的过人之处。

  “那…那好吧。

  ”李素英坐下,只不过一直在抿着嘴,眸子充满着迷人的情意。

  我浑身酥痒难耐,心中那一团火起来了,越压就越旺盛。

  李素英端起一杯水,递到我面前,我刚打算伸出手去接,就看到她故意一歪,将整杯水倒在了我的大腿上。

  “哎哟哎哟!没事吧小陈,都怪姐姐手笨,姐姐给你擦干!”还没等我开口说话,李素英立刻就半蹲下来,用手拍打着我裤子上的温水。

  我低头看着李素英,那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身前的撑得衣服像要爆开一样,随着她的动作起伏着。

  看的我一阵晃神。

  少妇的身材就是好,这根本无法掌控吧?李素英拍着拍着就开始往大腿里走了,衣服不是宽松的,每一次拍打,我都能感受到一点点的牵扯感,让我感觉越发的强烈。

  李素英浑身颤抖,我微微歪头,却发现她的手又开始在自己身上游走起来了。

  “李姐…”我叫了她一下,李素英却是直接一把手抓住了我……“李姐…你,你在干嘛?”我脊背顿时就传来一股贯彻全身的电流,让我呼吸瞬间就急促了起来。

  “小陈…姐,单身很多年了…”李素英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

  因为我那儿根本不是单手可以操控的。

  “不是,李姐…咱们两个,不能……”我双手扶着板凳,上半身僵直着,一动不敢动,声音颤抖着。

  心头仿佛有无数个蚂蚁在乱爬一样,全身的骨头都要酥了!“姐真的受不了了…已经五年没有体验过那种滋味了…”我陡然间浑身一紧,感觉快透不过气来了。

  “嘎咋!”就在这时,院子里忽然传出声响,原本蹲着的李素英忽然间站起身,一脸惊慌,小脸吓的煞白,连忙把我拉起来,然后进入到她的房间,对我说了一句不要出声,就立刻关门出去了。

  我一愣,心想发生了什么?环顾四周,屋里很整洁,床上就一个枕头,一张凉席,桌子上面也只是一盏台灯还有一本书,我走上前去,男女相拥缠绵的春图展现在我眼前。

  居然是一本禁书!我还发现桌子下面有胶棒,此刻我瞬间就明白了之前刚出浴室的时候为什么李素英手里拿着这东西了。

  合着这都用上这些假东西了!这得多寂寞啊?!正当我打算瞥几眼那本禁书的时候,屋外突然传来一声碰撞声音。

  我连忙跑到门前,打开一条门缝,赫然就看到村长的儿子齐三站在门口。

  “你怎么又来了?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我不会改嫁的!死了你的心吧!”李素英一只手紧捏着领子,面如寒霜。

  齐三一脸狞笑,竟是直接脱去了上衣,搓了搓那跟怀了七个月的孕妇一样的啤酒肚,大步朝着李素英走过去,李素英步步后退。

  “让你改嫁,嗝儿!是给你面子,别特么给脸不要脸,老子今天就强了你,让你体验一下男人的滋味!”齐三显然是喝了酒的,面色潮红。

  李素英眼睛瞪得浑圆,双手捂着胸口,道:“你不要过来!你要是再过来,我就喊了!”齐三一把抓住李素英的藕臂,李素英用力挣脱,一个不稳,往后面倒去,后背直接撞在桌子上,‘啊!’的叫了一声,随后面露痛苦的表情,捂着尾椎。

  “你个小贱人!”齐三破口大骂,奔到李素英的面前,拽住那上衣,往两边一扯,竟是直接就扯开了。

  齐三顿时眼睛放光,一只手掐着李素英的脖子,另一只手在解裤腰带。

  李素英两个手疯狂的拍打着齐三的粗壮的手臂,我看见了她眼角的泪光。

  

  我跟我老公的钱从来都是各用各的,也就是生小孩那段时间是用的他的钱!他父母从第一次见面每年包红包都是10块钱,记得我第二次去他家的时候我还给他父母800块,算是孝敬他们。

  结婚的时候我敬茶给他们喝,给我包的红包是20块,结婚的彩礼钱也全是他们拿去了,他们给自己买按摩床,高级饮水机,高档保健品,我也什么都没说。

    你生小孩那年没上班用的都是我儿子的钱,你要赔,以后每个月小孩你都得出抚养费,小孩你也不能带走!  2006年因为怀孕反应太大,怀孕两个多月后就没有上班了,老公让我在家里休息,后来宝宝出生第四个月,我就去公司上班了,中间也就刚好一年时间没有上班,去年年底,把宝宝送回去给老公父母带。

    今年年初三,跟老公的父母说我要把小孩接到身边自己带,这样对小孩比较好,老公的父母不同意,然后老公他爸就对我说:你一家人都没文化,没素质小孩跟着你以后也不会有出息。

  我一听他们这句话我就气得不行,说我没文化可以,再怎么说我爸也是人民教师,并且在农村自办了小学,我当即就说算了,我没文化,没素质,让你儿子去找个有素质的好了。

  极品公婆每年给十块钱红包  他们一听就问我:你的意思就是要离婚了,好,我们也同意,不过你生小孩那两年没上班用的都是我儿子的钱,你要赔,还有小孩的抚养费你也得出,还有以后每个月小孩你都得出抚养费等等,还有小孩你不能带走!  天啦,他们是不是早就算好了,我就说你们才带了两个月宝宝,我每个月都给了500块奶粉钱,你还要什么抚养费?另外生小孩你以为是我愿意啊,那还不是你们家的,是我一个人的还差不多,我老公站在那里一句话也没说,我当时真的是气得失去理智了,我就在收拾行李准备回深圳,谁知他父亲这时居然说了一句把她赶出去,我想那个家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我摔门而出,我老公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

    一回到深圳我就打电话给我老公说离婚的事,我老公在电话里又是哭,又是道歉,我后来冷静了一下,想到宝宝那么可爱,又有点不忍心,我答应他暂缓一段时间,过了年老公回深圳上班了,我们谁也不提过年发生的事,小心的相处,但没过多久老公就突然跟我说他辞职了要去另外一家公司。

  极品公婆每年给十块钱红包  那公司离我这有三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以为他是找到更好的工作就支持他去,谁知道在我老公计划搬东西的那天,本来他是说中午去然后有朋友一起吃饭到下午三点还没走,他父母就打电话过来,我听得很清楚,他父母在问他你怎么还没走啊?还不走?  现在我老公离我三个多小时车程,我女儿离我六个多小时车程,一家人天各一方,他父母应该满意了!  另外有一点,我跟我老公的钱从来都是各用各的,也就是生小孩那段时间是用的他的钱!他父母从第一次见面每年包红包都是10块钱,记得我第二次去他家的时候我还给他父母800块,算是孝敬他们。

  结婚的时候我敬茶给他们喝,给我包的红包是20块,结婚的彩礼钱也全是他们拿去了,他们给自己买按摩床,高级饮水机,高档保健品,我也什么都没说。

    我小孩从出生到现在18个月了,他父母就只给我宝宝花了五块钱买一块花布做了一条背带,其它什么东西都没买过。

  极品公婆每年给十块钱红包  要争取最好的结果。

  第一,再过几个月,你的孩子就大到可以送幼儿园了,你上班相对来说会轻松一点。

  第二,等你的事业相对稳定一点了,可以给自己和孩子更好一点的环境。

  所以现在的忍辱负重是值得的。

  而且,你也需要再观察一下你的老公。

  有时,等孩子上了幼儿园,不用与他父母打太多交道的时候,夫妻关系会有所改善的。

  但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再完全依赖你的老公和他的家人,要确信自己在没有他们的情况下日子还能该怎么过就怎么过,这完全是心理上的东西。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a.aspx?544.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a.aspx?2170.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a.aspx?5115.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a.aspx?4298.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a.aspx?394.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a.aspx?3653.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a.aspx?7098.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a.aspx?43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