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主播 無碼,新手必看

小雪的性放荡日记 宝贝 乖 不疼的 一会就好了/图文无关昨天晚上,因为陪小叔喝酒,所以回家比较晚。

  六点下班,然后把车挺好后,就和小叔等人在餐厅吃饭喝酒。

  大约八点左右,妻发来短信,问我几点回家,是不是又得半夜了。

  我苦笑了一下,然后回复:今晚早点,十二点之前。

  顺便问了一句两个娃可好?为什么要问两个娃呢?原因是小雪感冒都一个礼拜了,始终没有痊愈,又担心会给小予感染。

  故有此问。

  可是妻回复的短信内容却是:一切都好,但是精彩纷呈,来了告诉你。

  “什么叫精彩纷呈?”“吼吼,爸爸发火了,把小雪给打了两巴掌。

  ”“哦?为什么?”“小雪看电视,爸爸把她给挡住了,她就在沙发上边跳边嚷。

  之后我就躲到卧室里去了。

  ”“哈哈,不要管,让爸打去。

  这个娃娃最近有点溺爱了。

  ”“没管,我就躲过去了。

  她哭着要找妈妈,又不敢自己来,所以拉着太太来找我。

  ”“这个时候你要严肃地告诉她,她错在哪里了,并去给爷爷道歉,而不是继续生气,给孩子发火。

  ”“嗯,说了,也让小雪给爷爷道歉去了。

  ”短信到这里就结束了。

  我很奇怪,爷爷怎么会打小雪?平时小雪干什么都不会打,甚至我责备或者打小雪的时候,爷爷都会护着孙女,然后收拾我。

  有一回,因为吃饭乱跑乱跳我准备打小雪的时候,老爷子直接抢过孙女,把她抱在怀里,然后气势汹汹地对我说:“你只要我在,在随便打骂孩子,你小心一点。

  ”说实话,当时我真得是哭笑不得。

  对于父亲,我不但害怕,内心里的尊敬和感激不是用言语能说出来的。

  可是对于教育孩子的事,总是和老人家产生分歧。

  爷爷心疼孙子,天经地义。

  但是过分溺爱了,对于孩子的发展不好。

  只要爷爷在,小雪在家的地位就会特别高,平时对我不敢大声嚷嚷,爷爷在了,不要说嚷嚷了,还会跑过来踢我几脚,然后迅速钻到爷爷怀里,偷偷直乐。

  孩子们是察言观色的天才,他们对这种生活环境适应得很好。

  你对他恨,她就会伪装,学会巴结讨好;你对她好,她就回蹬鼻子上脸。

  一个家中,必须得有恨的,也必须得有爱的。

  当然,所有的一切都是有度的,火候如何把握,这真是个难题。

  小雪的性放荡日记 宝贝 乖 不疼的 一会就好了/图文无关和妻子聊过后,也就没有多想,也 没时间多想。

  就继续猜拳喝酒。

  熟不知就给醉了。

  踉踉跄跄地赶十一点左右回到家,父亲在客厅,早已睡着了;晕晕昏昏地洗完脚,到了卧室。

  女儿已经睡了,妻子被我惊醒了。

  (我的尤物女友们)然后我就又问了一句:小雪咳嗽的好点了吗?小予呢?好好吃奶吗?妻也没多说,就说了一切都好。

  然后就描述了一下爷爷为什么打小雪?怎么打的。

  我因为醉酒,也没听进去,不知道妻子说完了没有,我就已经睡过去了。

  今天早上起来,同妻子带着小雪去吃牛肉面,妻子说:爸可能受刺激了。

  昨天爸去下乡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四岁的留守儿童,爸爸妈妈一年半载都来不了一回,只有年迈的爷爷奶奶照看。

  他们昨天下乡,调查精准扶贫的事,到了小女孩家,这个小女孩顺着一根绳子,趴下了好几米深的洋芋窖,然后抱上来了四个洋芋。

  爸爸问这个小女孩,最想吃什么?小女孩说想吃泡泡糖。

  因为山大沟深的地方,没有小卖铺,爸爸立马开了好几公里的路,去买泡泡糖。

  他们一行几人看到四岁的小女孩,下洋芋窖抱着四个洋芋上来的时候,都哭了。

  爸爸因为这个事,昨天晚上早早就来了。

  一来就抱着心疼小雪,然后看着小雪自己洗脸洗脚,还录了视频。

  可是看电视的时候,爸把小雪堵住了,小雪竟然发起脾气来了,爸就想起了他下乡时见到的小女孩,觉得人家四岁的孩子,竟然可以独立下洋芋窖,去自己处理生活中的吃喝问题,而我们的孩子,也是四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结果还疼爱出毛病了,还乱发脾气什么的。

  一向疼爱孙女的老爸,没有控制住情绪,就把小雪屁股上两巴掌。

  是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当然,我也不是去提倡我们的孩子都成为穷人家的。

  但是我们想想穷人家的孩子为什么早当家?不就是对孩子的溺爱少吗?让孩子很小就学会了独立。

  可是我们现在的孩子呢?尤其是计划生育后,几乎城市里的家庭都是一个小孩,有爷爷奶奶疼爱,有姥姥姥爷疼爱,有爸爸妈妈疼爱,可以说是“万千宠爱在一身”啊,打不得,骂不得,心疼都还来不及呢!孩子摔倒了,也不给孩子自己爬起来的机会,赶紧冲上去,抱起孩子,还要拍打几下地面,说是地面的问题。

  甚至更甚,很多家长都不给孩子摔倒的机会,把孩子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

  如此久了,我们的孩子不但失去了独立自主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我们培养的孩子是自私的,无能的,脾气暴,心胸小,对家长的爱不是感恩,而是理所当然,好吃懒做就成了他们最大的特点。

  等孩子大了,犯错误了,批评几句的时候,孩子却受不了了。

  没有任何的抗挫性,动不动就会寻死觅活,离家出走。

  这不能不说是教养的失败。

  可是有果必有因,造成这种结果的因,不是孩子,而是我们家长。

  柳宗元在《种树郭橐驼传》中对种树有一句很精到的说法:爱之太恩,忧之太勤。

  旦视而暮抚,已去而复顾。

  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离矣。

  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

  

房间内,何洁掀起半边衣服,拿着药膏在上身涂着。

  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处肿起了一大块红色。

  这是她今天在地里干活的时候,让蜜蜂蜇到了。

  她手法轻柔,修长的玉指在那处轻轻掠过。

  可她没有发现,房门外有一双眼睛正在直勾勾地盯着她。

  门口的孙斌看着何洁的前面,不停的咽着口水。

  何洁是他嫂子,今年25岁,拥有漂亮的脸蛋,洁白的肌肤,高挑的身材,让人看了忍不住想犯罪。

  两年前,孙斌得父母和哥哥在一场意外中去世了,只留下他和嫂子。

  他受不了刺激,变成了傻子。

  嫂子为了照顾他,不顾娘家人得反对,留在了他家。

  可就在前阵子,孙斌摔了一跤之后,脑子正常了。

  他想告诉嫂子,又怕嫂子知道他正常后会离开他改嫁,所以瞒了下来。

  尤其嫂子把他当小孩一样照顾,让他发现当傻子真好。

  房间里,何洁还在涂着药,那流露的风景,看的孙斌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也有了反应。

  他想了想之后,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啊!小斌你怎么进来了?”何洁抬头看到孙斌进来,神色一慌,赶紧用手护在了前面。

  “嫂子,小斌看到你这里肿了,是不是很疼呀?小斌帮你摸摸,摸摸就不疼了。

  ”孙斌一脸心疼的指着何洁前面,直接走过去,伸出了手。

  “小斌,嫂子自己……”何洁下意识的想拒绝,但是孙斌已经和小孩子一样把她的手拉了下来,轻轻抚摸着她的伤口。

  “好软!好舒服!”那温热,柔软的手感让孙斌口干舌燥,不着痕迹的加大了一点力度。

  “嗯……”何洁这些年一直都没有过男人,此时突然被孙斌碰到她这么敏感的地方,让她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孙斌没想到嫂子这么敏感,这一声不仅让他心痒痒的。

  他脑子里一转,一脸心疼和关切的对何洁说道:“嫂子,小斌是不是弄疼你了呀?小斌帮帮你吧。

  以前小斌疼的时候,妈妈帮我亲亲就不疼了。

  ”说完,他也不等何洁反应,张开嘴就凑了上去。

  “小斌,不……”何洁想要阻止,但是传来的感觉,让她感觉有一道电流划过身体,又酥又麻,舒服的差点叫出了声。

  “嫂子,好点了吗?”孙斌亲了几口之后,抬起头,一脸关心的问道。

  “好多了,谢谢小斌。

  ”何洁不忍让孙斌担心,点头说道。

  “嗯,那小斌再帮嫂子弄一下就可以全好了。

  ”孙斌说完后一口凑了上去。

  “嗯…”何洁在他强烈的刺激下,忍不出发出了声。

  独守空房多年的她,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心底的渴望此时全被孙斌给撩了起来,让她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孙斌的头。

  过了片刻,她最终还是没忍住心里的冲动,对孙斌说道:“小斌,嫂子另外一边也难受呢,你帮下嫂子吧…”孙斌点了点头,对着另外一边凑了上去……“唔…”何洁发出满足的声音,一脸的陶醉。

  她双手下意识的抓住孙斌的脑袋,仿佛只有这样才可以得到满足。

  孙斌乐了,没想到嫂子这么主动,动作也是越来越大。

  何洁满脸绯红,双眼渐渐迷离,被孙斌刺激不行。

  孙斌也越发难受,起了反应,还触碰到了她的身体。

  “啊……”这突如其来的触碰,让何洁发出一声满足的哼叫。

  那里传来一阵阵感觉,让何洁一脸痴迷的低头往孙斌那处看了过去。

  多年没尝到荤味的她有着那么一点冲动,想用手去抓那个东西,然后给自己好好的排解一下。

  越是这么想,何洁那里更加难受了,身体不自觉的有了动作。

  孙斌看到何洁的变化,心底乐开了花。

  他很想占有她。

  可是他不敢,他怕自己的一次冲动让何洁永远的离开他。

  “嫂子,你的腿怎么了,是不是下面哪里也不舒服啊?让小斌也帮帮你吧。

  ”(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孙斌抬头看了一眼何洁,然后就伸手准备去脱何洁的裤子。

  “啊?”何洁心里一惊。

  此时的行为,已经让她感觉很羞耻了。

  要是让孙斌碰她那里,她怎么对得起她死去的丈夫。

  “小斌,嫂子的腿没有不舒服,现在去给你做饭。

  ”何洁神色慌乱的看了眼孙斌,红着脸跑出了房间。

  空荡的房间里只剩下孙斌一人,他有些懊恼自己太急了。

  很快嫂子做好了午饭,招呼孙斌出来吃饭,因为刚才的事,气氛异常的尴尬。

  午饭后两人去了地里干活,到了傍晚的时候下起了瓢泼大雨。

  两人也没带雨具出门,跑到家之后已经淋成落汤鸡。

  孙斌的起居生活一直是何洁在照顾,她怕孙斌着凉,也顾不得自己身上湿哒哒的,赶紧帮孙斌找了套干净的衣服裤子。

  “小斌,赶紧把衣服脱了换上。

  ”何洁把衣服递过去之后催促道。

  孙斌接过衣服,发现何洁身上的衣服几乎成了半透明的,看得他喉咙发干,瞬间就起了反应。

  何洁看到了孙斌的变化,一时愣在了原地。

  孙斌心生一计,直接把身上的衣服脱的干干净净。

  “啊……”何洁看到突然暴露在视线里的东西,又羞又急,“小斌,你怎么在这里脱衣服!”“嫂子,不是你让小斌赶紧脱掉的嘛。

  ”孙斌撅着嘴,一脸委屈的说道。

  何洁一时无言以对,特别是看到孙斌委屈的样子之后,心马上就软了下来,“那你快点穿上干衣服。

  ”说完之后她就转过身去,但是眼睛却忍不住的往孙斌那里瞟。

  她已经好几年没看过男人那里了,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的夜晚幻想一下来排解自己。

  此时突然看到,她感觉自己对那事有了渴望……“嫂子,我穿好了。

  ”突然,耳边传来了孙斌的声音。

  何洁发现自己居然看着孙斌那里失神了,脸色红的要滴出血来,也不敢看孙斌,直接到厨房做饭去了。

  转眼就到了晚上,外面依然在下着雨,还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

  孙斌躺在床上回忆起白天发生的美好,怎么也睡不着。

  这时,房门外隐约传来一阵女人断断续续的声音。

  孙斌翻身下床,循着声音走到嫂子的房门口,声音也变得清晰起来。

  “小斌,给我,给我,嫂子想要……”孙斌听到这是何洁的声音之后,身体一震。

  看来嫂子是白天受了刺激,晚上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始自己动手解决了,而且还叫着他的名字。

  孙斌从门缝里一看,嫂子的床挂了蚊帐,什么都看不到,只听到一阵阵的叫声。

  他听的心里抓狂,想了想之后,伸手敲了敲门,“嫂子,快开门。

  ”“小斌,怎么了?”房间里传来何洁有些慌乱的声音。

  孙斌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门开了。

  此时的她呼吸依旧有些急促,穿着一条素色的睡裙。

  她白皙的小脸上染着诱人的绯红,前面的头发被沁出的细汗粘在了额前,媚态横生。

  孙斌咽了咽口水,然后一把撞进了何洁的怀里,在她的上身不停磨蹭。

  “啊!小斌,你这是干嘛?”何洁忍不住闷哼一声,然后推开孙斌。

  “嫂子,打雷,小斌怕、小斌要和你一起睡。

  ”孙斌一脸害怕的看着何洁。

  何洁本想拒绝,但是看到孙斌有些瑟瑟发抖的样子,心有不忍便答应了下来。

  孙斌眼底闪过一抹坏笑,跟着何洁走到了床边。

  何洁先爬上了床,可是还没坐稳就又吓了一跳:“小斌、你脱衣服干嘛?”“睡觉呀,小斌每次睡觉都要脱光光的呀,嫂子你怎么不脱?是不是要小斌帮你?”孙斌装傻,然后指着何洁的衣服就要动手。

  何洁大羞,一边躲闪一边安慰道:“小斌你先睡,等会嫂子自己脱。

  ”何洁看孙斌没有纠缠了,心里松了口气,可是紧接着孙斌就抱上了她,整个人睡在了她的怀里,脑袋更是枕在了她胸口。

  “嫂子,小斌抱着你睡就不怕的打雷了。

  ”孙斌装作软软糯糯的说道。

  何洁虽然有些不适,但是又不忍心拒绝。

  毕竟这是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睡在一个床上,还是一个光着身子的男人。

  “嫂子,你身上好香呀!”孙斌的脑袋死死的贴着何洁,一股淡淡的体香传来。

  “小斌,听话,快睡!”何洁刚刚自己解决到一半,被孙斌敲门打断,本来身体就难受。

  此时听到这充满刺激的话,让她更加难受了,尤其是孙斌说话的时候,那喷薄出的热气时刻在刺激着她。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a.aspx?6254.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a.aspx?3384.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a.aspx?1643.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a.aspx?3532.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a.aspx?5987.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a.aspx?1292.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a.aspx?7579.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a.aspx?7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