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就 愛 射,新手必看

老吴把站在一旁受了惊吓的童童拉到了李芬的身旁,说道:“安慰安慰孩子吧!”她蹲了下来,轻轻的抓着童童的胳膊,一双刚哭过还有些红肿的双眼看着他,歉疚的说道:“对不起童童,妈妈是不是吓到你了?”童童摇摇头,伸手过去摸着李芬红肿的眼角说道:“童童长大了,以后可以和吴爷爷一起保护妈妈了。

  ”虽然从他一个小孩嘴巴里面说出这种话有些不切实际,但是李芬心里还是特别开心儿子能这么听话懂事。

  她瞬间就笑开了,站起来拉着童童的小手说道:“走,回家,妈妈做好吃的给你们吃。

  ”三人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把他们叫停在了原地。

  “哎?这不是我儿子李强那个老婆,李芬吗?”只见一个五十多岁,又肥又矮还特别黑的老女人走过来,看着李芬咬牙切齿的说道。

  闻言,李芬立马回过头,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这个老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那该死的老公——李强的妈妈。

  她身边跟着两个男人,一个是个唯唯诺诺,一直躲在老女人后面,时不时探出头来,瘦巴巴的糟老头子,就是李强的老爸。

  另外一个比较高大的,满脸胡渣,凶神恶煞的在一旁抽着烟的男人,就是他的亲舅舅,老女人的亲弟弟。

  李强除了性格随母亲,皮相和这两个老人一点都不像,反而比较像他的亲舅舅。

  李芬还大胆的想过,他是不是他的舅舅和妈妈鬼混生下来的,只是找了这个老头做替死鬼而已。

  他的舅舅和妈妈也不是什么好人,视赌成性,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赌光了。

  曾经他们为了还赌债还想过把李芬卖了,只是碍于那个时候李芬怀着她儿子唯一的种,刚好自己的儿子又出了事,所以才没动手而已,不然早就卖了她。

  他们一家人对李芬一点都不好,在他家生活简直就是地狱。

  幸好后来她因为生童童需要照顾,他妈妈又不想理这些麻烦事,直接把她丢回了娘家。

  也因为这个举动,她回到娘家以后才能真正的过回了像样的生活。

  看来,李强还活着并进监狱的事情,已经通知到他们家里去了。

  “李芬啊,我家对你不错吧,你说找到工作要带孩子去城里,我们一家人也没说什么吧?”李强妈妈装腔作势的说着。

  突然间,她又扯着嗓门喊了起来:“你打工就打工吧,你还背着我儿子去搞破鞋,竟然还把我孙子带去老情人家里住着,你要脸不?你不要脸我们老两口还要脸呢,呸……”“这是你那老情人吧?瞧你们一对狗男女的样子,当初我就知道你李芬不是什么好东西,骚浪蹄子一个。

  ”她指着老吴破口大骂道。

  “这不是我的孙子吗?乖孙子,快过来奶奶这里,让奶奶抱抱。

  ”他妈妈看着李芬身旁的童童,满脸油光的笑着,并伸出一双肥胖的手说道。

  拉着李芬小手的童童,看到这个女人在叫他,立马放开她的手,抓着她的衣服躲在了她身后,探出半张小脸怯怯的看着对方。

  一张小嘴嘟囔着说:“你是坏奶奶,你欺负我妈妈和吴爷爷,我才不要你抱。

  ”她气急败坏的说:“尼玛,你个小杂碎跟谁学的,这么没有礼貌,看来你妈没有好好教养你,看老娘今天非收拾你不可。

  ”她说着便对着李芬的方向,快步的走了过来,举起肥胖的手,就想一巴掌打下去。

  李芬立马转身把童童抱在了怀里,此时已经来不及躲了,只好紧闭双眼等待着疼痛的来临。

  结果许久也没发现有巴掌落下,她回过头,看到身边的老吴抓着她那肥胖的大手。

  对于当过兵的老吴来说,再胖的人,这点力气在他面前就像捏蚂蚁一样。

  老吴捏得她生痛,她嗷嗷大叫起来。

  见状,对面抽烟的男人狠狠的把烟摔在了地上,抡起拳头就朝他冲了过来。

  他舅舅嘴里还不停的叫道:“老不死的,放开我姐。

  ”李芬朝着老吴叫道:“老吴,前面……”她的话音刚落,只见他另外一只(姐弟乱欲)手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拳头。

  然后越捏越紧,手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李强的舅舅被他捏着拳头动弹不得,吃痛的伸腿想要踹老吴的下身。

  没成想老吴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家伙的小心思,一腿便用力的踹在了他的膝盖上。

  他整个人痛得倒了下来,老吴也甩开了他的手,另一边的女人还在嗷嗷惨叫着。

  老吴脸上露出厌烦的表情,不耐烦的把她的手甩开了。

  “你们再没完没了的找李芬的麻烦,下次就不是这样的教训了,听到没有?还不给我滚?”老吴愤怒的呵斥道。

  李强的爸爸站在远处,听到老吴大声的呵斥吓得急忙躲了起来。

  老吴也懒得再理他们,转身把蹲在地上护着童童的李芬拉了起来,然后抱起童童就准备离开。

  “李芬你个贱人,你别以为你现在找了个老男人护着我们就怕了你吗?你们娘俩迟早还是会回来的。

  ”坐在地上的女人不甘心的说道。

  “说什么?叫你滚没听到吗?”老吴转头对着地上的两个人吼了起来。

  两个人被吓得话都不敢再吭一声,连滚带爬的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几人走后,老吴一句话都不说,拉着李芬的手就往大马路上走去,很快就上了一辆出租车。

  一路上,坐在前排的他一句话都没有对李芬说。

  李芬也沉默的看着外面的景色从眼前掠过。

  身旁的童童也因为太累的原因,趴在李芬的腿上睡了过去。

  夜幕降临,几人回到了家里,进门的一瞬间李芬感觉全身的防备都放松了一样,疲惫的往沙发上躺去。

  老吴抱着还在熟睡的童童走进房间内,把他放在床上,盖上了被子。

  他从房内走了出来,看着慢慢爬起来坐到沙发上的李芬便走了过去,抱住她,轻声问道:“芬儿,怎么了?还在因为今天的事情烦恼吗?你别担心,我会帮你处理好一切。

  ”李芬却抬起一张嫩白的脸蛋,指着饭桌诧异的说道:“老吴,你看桌子上,早上做的早餐,晶晶怎么动都没动。

  ”他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才发现桌子的东西动都没动过,还好好的摆在原地。

  李芬拉开他的手站了起来,一边往晶晶的房间走去,一边叫道:“晶晶,你在家吗?晶晶?”叫了好久,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她忍不住伸手过去扭门把手。

  结果竟然发现房间被锁了起来,怎么开都开不了。

  李芬转身就去找备用钥匙,老吴也觉得有点纳闷,拿出手机拨了晶晶的电话。

  很快,一阵电话铃声从她房间里传了出来,看来手机还在房间里,人多半也在那里了。

  “老婆,备用钥匙给我。

  ”他挂掉电话,从她手里拿过备用钥匙,着急的说道。

  他从昨天晚上开始就觉得晶晶不对劲了,现在在外面叫她又没反应,电话声又是从房里传出来的,越想越觉得不安。

  

“啊?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是想睡马兰姐。

  ”张寒坏笑道,说完,他还故意猛地往前挤压,占便宜的意图很明显。

  “你个混球,穿着裤子还这么来劲,有本事你穿透裤子呀?”马兰暧昧地笑道,看得出来,她其实也很享受张寒对她的揩油。

  “哈哈……马兰姐,真要是穿透了你可别怪我哦。

  ”说着,张寒把咸猪手往上面一探,马兰像是触电了一样,浑身微微颤抖。

  “别弄,你想死呀?这路这么难走,一不小心咱们俩就掉到山沟里去了,别再欺负姐了,你看,这天色好像要下雨了,今天跟你这个猴崽子出来不会淋着雨吧!这山里可是没有躲雨的地方呢!”马兰仰望了一下天上的乌云,心里有些隐隐的担心。

  张寒也抬头往上看,果然乌云在天空中运动着,貌似真的要下雨似的。

  “我们穿雨衣不就行了么?”“你这猴崽子平时不干好事,我怕你遭雷劈。

  ”马兰笑道。

  “马兰姐,你说点好的行不?我怎么就不干好事呢!我不是还救了小强和二毛吗?我可是活雷锋。

  ”张寒坏笑道。

  “你个猴崽子还算是活雷锋?你是活雷锋下面怎么冒坏水了?我就纳闷了,你都挺了一天了,咋就不出来呢?老娘还担心你把老娘的裤子给弄湿了,你还真能忍。

  ”马兰暧昧地笑道。

  张寒用嘴巴在马兰的耳边轻咬了一下,笑道,“马兰姐,我这不是为你攒着吗?我知道,我迟早是你的人,你说对吗?”“啊…你个混球,死张寒,不许你这么说,你要死呀!”马兰其实早已被张寒给挑逗得要决堤了,只是身份和条件限制,无法让她释放出来,被他这么一挑逗,更加难受了。

  “哈哈……马兰姐,你脸红了,说明你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对吧?马兰姐,你说过,只要我以后听你的,你就会对我好的,你说的对我好,是不是让我做你男人呀?”张寒坏笑道。

  “不是,你个猴崽子,再这么说话,老娘踢你下去。

  ”马兰佯作生气地说道。

  “马兰姐,我敢说你肯定不舍得,再说村长还让我一路保护你呢,没了我,你的安全怎么办?”张寒得意地笑道,他现在对马兰的挑逗完全是肆无忌惮,也没必要再有什么顾忌了,不但是因为张德旺不在场,而且关键的是,他知道马兰打心里已经接受他了。

  马兰暧昧地笑道:“猴崽子,村长可没有让你用那个的坏东西一直欺负他媳妇吧?”张寒坏笑一声,道:“不是还没有真正进去吗?我都不知道女人那儿到底长啥样,更不知道怎么玩,马兰姐,你等下教教我吧?”马兰媚笑一声,啐道:“你个死张寒,说啥呢?真是越来越过分了,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一听马兰说要收拾自己,张寒立刻来了兴致,他大笑着说:“马兰姐,你还是早点收拾我吧!”说着,这坏家伙的咸猪手又往马兰前面鼓起的部分伸了过去。

  “嗯啊……死张寒,别玩了,要下雨了,我得找地方停下来把后备箱里的雨衣拿出来,再走好几里山路,有个山洞,我们可以在那里休息一下。

  ”马兰被他揉了半天,身上早已经是酥软无比,心里直痒痒。

  此时,天空乌云密布,夏天的山区,雨水偏多,尤其是七月天,雷雨多,来去匆匆,但来时却也很猛烈,倾盆似的下来,一般在户外,哪怕是披上了雨衣,也抵挡不住狂风暴雨的袭击。

  马兰停靠在了一棵大树下,两人下了摩托车,马兰将后备箱里的雨衣拿出来了,穿在了身上,“猴崽子,只有一件雨衣,你只能钻在里面了,警告你哈,天气不好,不许像刚才那么弄了,姐是女人,正常女人,你一个大老爷们总在马兰姐身上揉来揉去,我连车子都骑不稳了,你想跟马兰姐一起掉到山沟里去么?”“嘿嘿,马兰姐,那我想怎么办?”张寒装委屈道。

  “猴崽子,想也不能,等你娶媳妇了揉你自己媳妇去,别废话了,雨已经下来了,不听话就自己在后面跑。

  ”说着,马兰披着雨衣,跨上了摩托车。

  张寒忙笑嘻嘻地也坐了上去,刚一坐上摩托车,噼噼啪啪的大雨滴,就落在了身上,张寒连忙钻入了雨衣里。

  “猴崽子,走咯,抱紧了,别把你个猴崽子给丢了。

  ”马兰笑嘻嘻地说道。

  两人在暴风骤雨中艰难骑行了半个小时,其实也就走了有几里路,终于来到了马兰所说的山洞旁。

  两人手拉着手狂奔进了山洞口,到了山洞里,相视一看,两人都笑了。

  虽然穿着雨衣,但因为雨太大,所以两人还是全身都湿透了,鞋子也都湿了,满是泥泞,“猴崽子,赶紧把鞋子脱下来吧!你看那边有雨水从山上冲下来,姐给你洗洗,然后咱们到里面休息一下,以前姐跟张德旺到这里躲过雨,山洞里有干草,一会儿咱们生火把鞋子和衣服烘干了,要不然会生病的。

  ”说着,她自己先将鞋子脱了下来,露出了白白嫩嫩的两只小脚。

  张寒见马兰脱了鞋子,他自己也赶紧将鞋子脱下来了,马兰伸出玉手,“拿过来,姐先用雨水冲洗一下,弄干净点,等下和衣服一起烘干。

  ”张寒也不跟她客气,将自己的鞋子给了马兰,到底是女人,拿着鞋子跑到山洞口,迎着山洞顶上倾泻下来的雨水将鞋子上的泥泞都冲洗掉了。

  (日本人真人爱视频全部过程)张寒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全身湿透的马兰,心里涌出一股暖流,他从来没有发现曾经很厌恶的这位村长媳妇,此时此刻,竟然如此可爱和温柔。

  她浑身上下凹凸有致,性感逼人,尤其是湿透的衣裳已经将她里面的雪肌显露无疑,透着令人冲动的女人味,张寒的眼睛盯着她丰满而曼妙的身子呆呆发愣,他的心中充满了渴望。

  马兰将两人的鞋子冲洗干净后,回眸见张寒正如饥似渴地盯着自己的身体,尤其是落在她鼓起的部位,眼里似是要冒火,她嗲嗲地撅着小嘴,伸出玉指戳了他一下,“猴崽子,没想好事吧?”“呵呵,马兰姐,你真好看。

  ”张寒傻傻地笑道。

  “好看呀?怎么个好看法?哪里好看咯?”马兰暧昧地笑道。

  “哪里都好看,马兰姐,要是今天这雨一直下个不停,咱们就回不去了,晚饭怎么办呀?咱们住哪里呀?”张寒笑问道。

  “猴崽子,姐知道你脑子里想什么呢?担心晚饭是假吧?你就是想让姐告诉你住哪里!那我现在就告诉你,除了这个山洞,咱们哪里都住不了,这方圆几十里山中,只有这个山洞离回家的路最近,也只有这里姐最熟悉,其它地方我就不清楚了,现在时间还早呢!说不定一会儿就停雨了,你想那么多都白想,还是先把衣服和鞋子烘干!进去吧!”马兰抛了个媚眼,说道。

  张寒只好跟着马兰往山洞中走去,里面有些黑暗,但很干燥,也勉强能看清里面的路径,大概走了有五十米远,到底了,最里面是个一百多平米宽敞的山洞,地上铺上了不少干草,还有些路人在此休息时留下的瓶瓶罐罐。

  到了里面,马兰很熟练地走到一块大石头下面,身手在一个石缝里掏出了一盒火柴,“呵呵,猴崽子,这就是村长厉害的地方,他上次带我过来说,留下一盒火柴,说不定以后能用上,这次真的能用上了。

  ”“呵呵,所以他能做村长呀!马兰姐,你是不是挺崇拜村长的呀?”张寒见马兰挺佩服她老公,心里有些酸酸的感觉。

  “呵呵,谈不上崇拜,反正张德旺挺有能力的,要不然咱们灵水村的百姓能服他吗?来,过来帮忙呀?傻站着干嘛?把旁边的枯枝弄到一起,架起一个火堆,得赶快把衣服烤干,时间长了就感冒了。

  ”马兰说道。

  张寒心想,烘鞋子好办,烘衣服怎么烘?现在是夏天,浑身上下也没有几件衣服,把外衣脱掉,也就剩内裤了,张寒知道灵水村的女人没有戴文胸的习惯,每个女人都是脱掉外衣里面就是真空了。

  当然,张寒巴不得马兰烘衣服呢!所以,他很积极主动地帮助马兰将柴火堆给架起来了,下面放些干草,马兰划着了一根火柴,将干草点燃了,很快,一堆旺盛的烈火在山洞中点燃了,使山洞照如白昼。

  火光下,马兰暧昧地瞥了张寒一眼,“脱衣服吧?猴崽子,你不会就穿着衣服烘吧?”马兰的美眸如同蕴含着一汪秋水,意味深长。

  张寒一瞥她前面鼓起的白嫩的傲人挺立,强咽了口唾沫,色迷迷地坏笑道,“马兰姐,我一个人脱吗?你也脱吧?我们一起烘衣服呗”。

  马兰娇媚一笑,眼睛里满是春水荡漾的身材,嗲嗲的说:“你个小坏蛋,姐早知道你心里的小九九了,放心吧!让你个猴崽子隔着裤子欺负了一天,现在……姐就真真正正地让你欺负一回,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你今天休想如愿以偿!”

 嫂子温柔的在我脸上摸了摸,然后就缓缓的俯下。

    一下子,我就感受到嫂子那口吐香兰的炙热气息。

    此时,我和嫂子距离的特别近。

    嫂子那美丽的大眼睛,在黑暗中看起来是无比的妩媚,简直就是媚眼如丝。

    说真的,恍惚之间,我觉得嫂子就像是我年幼之时,仅存记忆中的母亲,目光是那么的温暖。

    甚至,我还做出了一个非常艰难可怕的决定!  我在想,等自己和嫂子发生了几次关系,关系紧密之后,我就偷偷的告诉她,我不傻了。

    那样的话,我就可以主动的搂着嫂子快活了,否则,一直被嫂子当成傻子玩,虽然爽,但还差点意思。

    然而,就在嫂子那柔嫩的小嘴,距离我还有不到几厘米的时候,放在一旁的电话,却急促的响了起来。

    在听到这惹人心烦的电话声,我心里立马烦躁的骂娘了!  因为,就差那么几厘米,迷人的美艳嫂子,就能亲上我了!  同时,这急促的电话声,似乎让嫂子清醒了一点,她咬着嘴唇看了我一眼,就对我轻声的说道:  “嘘,虎子,不许说话。

  ”  我默不出声的傻笑点了点头。

    紧接着,嫂子接起了电话,来电话的人,正是我哥。

    “喂,老婆,还没睡吧。

  ”  在听表哥的声音后,我能够明显的察觉到,嫂子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了,而且还特意和我拉开了点距离。

    毕竟,嫂子真就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在没有和我发生关系之前,表哥的一举一动,都能够影响到她的复杂心理。

    “嗯,刚关灯,正准备睡觉了。

  ”  嫂子轻声的回应着。

    “老婆,白天实在是忙的抽不开身,我这才下班,就立马给你打电话了,怎么样,还好吧?”  “嗯,挺好的。

  ”  嫂子语气柔柔的说着,然后转过身,背向了我。

    “老婆,我给你打电话是有事要和你商量的,我想了下,现在手里有点积蓄,想要让你也过,一起来干点什么。

  ”  “啊?我去你那?”  一下子,嫂子的声音有些慌乱。

    不过,这个细节电话里的表哥没察觉到,而是依旧说道:  “嗯,现在大城市里工地特别多,我想在工地附近,弄个小食堂餐馆什么的,咱俩一起搞好了能不少赚。

  ”  “那,那大虎子怎么办啊?”  嫂子抿着嘴唇,眼神还复杂的瞥了我一眼。

    一听这话,我也是竖起耳朵仔细的倾听。

    “大虎子也跟着过来呗,他虽然傻,但是出个力气没问题,或者在附近工地给他找个活干。

  ”  表哥随意的说着,又轻声的说道:  “反正我是这么想的,咱们夫妻俩干食堂,我负责炒菜,你负责收款以及打扫卫生,顺便卖个烟酒,你说呢?”  嫂子不敢犹豫,只是顺着话语回应道:  “我……我觉得挺好的,那我什么时候去找你?”  “你来找我之前,我得先确定一下承包工地食堂的位置,要不然你来城里没地方住。

  ”  “今天,就是和你商量下,让你做一下心理准备。

  ”  听到这话,嫂子似乎是松了口气,立马说道:  “那好,我知道了,我听你的,到时候弄好了你告诉我。

  ”  “嗯,差不多也就是十天半个月左右吧,你听我信儿。

  ”  “好。

  ”  挂断电话后,嫂子长长的出了口气,然后转身来看我。

    此时,嫂子虽然俏脸依旧绯红,但是眼中却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慾望,以及媚眼如丝的目光。

    嫂子望向我后,忽然叹了口气,声音喃喃的复杂道:  “差点,就差一点自己就做错了坏事,唉,要不然,再等小半个月看看吧,反正这么久都等了。

  ”  这一刻,我清楚的明白嫂子这话的意思。

    一定是表哥的电话,给了嫂子另外的希望!  如果表哥在那边弄好了一切,以后他们夫妻就能够在一起了。

    这样一来,夫妻生活和谐,嫂子自然不会乱想别的了。

    果然,现在嫂子不想和我发生关系了,她抿着嘴唇柔声道:  “大虎子,困了没有,天黑要睡觉了。

  ”  一听嫂子这哄小孩的话语,我心里就莫名的烦躁。

    我很想说,继续把刚才没完成的事情做下去。

    但是,作为傻子的我,却只能够装傻充愣的傻乎乎道:  “困,大虎累,要睡觉。

  ”  说完,我担心嫂子要把我赶回小黑屋,直接(我把女同学摸出水了)闭眼睡觉了。

    在我躺床闭眼后,嫂子再次幽幽一叹,我能够感受嫂子那复杂的目光,在我身上凝视了几秒,但最终没说什么。

    这一晚,嫂子并没有把我赶回小黑屋,而是选择和我同住在了一张床上。

    可是,她苗条的娇躯,却和我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很明显,表哥的这一番电话,扰乱了嫂子的心神。

    嫂子不是随便的人,她只是觉得表哥常年不在家,自己心里空虚寂寞,所以才想要和我发生点什么。

    但是现在,半个月左右,嫂子就有可能和表哥在一起同居了,那她自然不会在选择我了。

    这一晚,或许是我连续喷了两次,外加喝了点酒的原因,导致我的睡得特别香,还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我梦到自己在村里称王称霸。

    曾经青梅竹马的甜美叶小倩给我按摩,美艳嫂子又喂我吃饭,那样的日子,别提有多逍遥自在了。

    当我起来的时候,外面竟然都已经日晒三竿了。

    “大虎子,家里没柴火了,去外面打点柴来。

  ”  听到这话,我立马乖乖的爬床起来,然后去外面打柴。

    “小倩,听说你昨天回来了,咋不给我打声招呼啊?”  我这边刚出去,就听到村东边有人在大声的说话。

    顺着声音一看,正好看到村长儿子刘德水,在叶小倩的家门口喊着,手里似乎还拿了点礼品。

    要知道,叶小倩在昨天那可是用手和嘴给我服务了一番,那滋味让我当场爽爆,让我成为了一个男人。

    而且,她还说想要暗地里当我老婆,想要吃我的处男转运。

    所以,在看到这样的画面之后,我自然是凑了过去。

    很快,叶小倩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在她出来的一瞬间,我明显的看到刘德水身边的几个人,那都是有一个喉结涌动,吞口水的动作。

    因为叶小倩今天打扮的特别青春靓丽,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被一条粉色的丝带给绑住,显得非常精明干练,有一种非常清纯的甜美气息。

    还有,叶小倩上身穿的是一条皮卡丘图案的卡通紧身T恤,看起来很有质感。

    再往下看,是一条粉紫色的运动短裙,露出两条修长白嫩的美腿,肌肤非常的光滑细嫩。

    最后,一双奶白色的皮质小白鞋,更是给自身增添了那种,仿佛是大城市里走回来的甜美大学生。

    总之,今天的叶小倩,看起来十分的清新脱俗,仿佛就是电视里经常说的极品白嫩校花。

    村里的男人们何曾见过这种打扮,一个个都吞着口水,目不转睛的看着叶小倩,刘德水更是满脸兴奋道:  “小倩,你这打扮的也太漂亮了,这几年你在大城市里干什么了,咋跟电视里那些模特明星似得呢?”  看着村里男人的表现,叶小倩浮现一抹骄傲的笑容,她那樱桃小嘴微微张开,露出迷人的酒窝,轻声道:  “嗯,这几年我一直从事模特艺术行业。

  ”  一听这话,我愣了一下,因为叶小倩昨天不是和我说,他做的是会所里的按摩技师嘛,咋成模特了?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刘德水几人更是兴奋的双眼冒光道:  “模特?怪不得这么漂亮了,小倩,我听说模特那行业,有时候就穿内衣裤衩走秀,你啥时候给我们也来一场啊?”  “哈哈哈,就是啊,有机会给我们过过眼瘾呗?”  村里的闲汉都是一个德行,一提女人就笑个不停,说那些刺激人的话。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b.aspx?4311.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b.aspx?7555.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b.aspx?316.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b.aspx?1545.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b.aspx?7828.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b.aspx?6625.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b.aspx?5786.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b.aspx?19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