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韓國 做愛,新手必看

李志强自然知道自己让林慧失望了,也是一阵无奈,翻了个身就睡觉了。

  林慧虽然没得到满足,但是她天性温柔,只能悄悄把渴望埋在了心底,随后细心的帮李志强盖好了被子。

  而周阳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一阵唏嘘,这个李志强,看起来人高马大的,竟然还是个快枪手!真恨不得马上推开门进去,一把拽开李志强,自己去好好满足满足林慧。

  第二天是周末,再加上昨天晚上那刺激的场景,搞得周阳大半夜都没睡着,所以醒的也比较晚。

  可刚睁开眼睛,就听到隔壁房间里再次传来了那若隐若现的声音。

  周阳只感觉小腹一热,脑子里下意识的就出现了林慧那苗条的身材。

  这两口子精力还真是好,这大早上的就开始了,不过想想也对,要是自己娶了这么个尤物当媳妇儿,肯定也不愿意起床。

  心里这样想着,周阳悄悄来到墙边,又从那个洞口看了过去。

  而让他惊讶的是,房间里根本没有李志强的身影,只有林慧独自躺在床上,手里正拿着个玩具,嘴里还时不时的发出轻微的声音。

  看着眼前美妙的风景,周阳只感觉一阵气血上涌,恨不得马上冲进去,一把夺下林慧手里的玩具,好好的伺候伺候她。

  这个念头刚冒起来就变得愈发不可收拾起来,下意识的就瞟了一眼门把手,竟然没有反锁!周阳脑子一热,站起身就走了出去,轻轻敲了敲隔壁的房门:“小慧姐,起床了么?”“啊?起床了,起床了!”房间里的林慧被吓了一大跳,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小慧姐你声音怎么怪怪的?”周阳故意问道。

  “那什么,我有点感冒了,所以不太舒服。

  ”林慧连忙解释了一句,生怕周阳怀疑什么,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偷偷在房间里做这事儿,不得被羞死才怪!“那正好我这里有药,小慧姐你吃点吧。

  ”周阳随手就在旁边的电视柜上拿了两包感冒药,推开房门就走了进去。

  “啊,小阳你干什么?”林慧被吓了一跳,根本就没想过周阳会突然进来,连忙把被子拉过来,盖住了自己的身子,只露出一个脑袋来。

  “小慧姐,你不是感冒了么?我给你送点药进来,我(我把女同学摸出水了)看你这大早上的还没起床,肯定还没吃药吧?”周阳走到林慧身边,脸上满是关心的神情。

  不过在走进她的同时,周阳一眼就看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玩具遥控器,心里顿时一喜,一把将它拿在了手里:“咦?小慧姐,这个是什么东西啊?”“啊,小阳你别动,那个是台灯的开关!”林慧脸上一阵羞恼,怎么忘记把这个东西藏起来了?看到林慧的表现,周阳轻轻一笑:“小惠姐,这房间好暗啊,我帮你把灯打开吧!”说着,周阳拿起那个遥控器,轻轻按了按开关。

  “小阳不要!啊~”林慧本想阻止,但是她浑身一颤,嘴里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惊呼。

  “小慧姐,你这是怎么了?”周阳故作疑惑,可心里早就乐开花了,这个林慧表面看上去一副端庄典雅的样子,可暗地里竟然这么奔放!“没…没事…”林慧皱了皱眉,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正常一点。

  “咦?这个灯怎么不亮了啊?遥控坏了么?”见到林慧没什么反应,周阳一边自言自语着,轻轻把遥控器开到了二档。

  “唔…..”随着一阵更加剧烈的颤抖,林慧感觉自己浑身都软了,这是她第一次在除了自己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表现出这幅样子,心里既羞愧又兴奋。

  看到林慧居然这么能忍,周阳也是一阵惊讶:“小慧姐,这个遥控器好像坏了,我帮你检查一下啊!”一边说着,周阳不动声色的把开关开到了三档。

  “唔…”这一下,林慧只能紧紧的抓住了被子,再看看周阳在面前的样子,心里里竟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慧姐,你怎么了?不舒服么?”周阳假意皱了皱眉,对着林慧一脸的关心。

  “没,没事…”林慧根本就不敢跟周阳的眼神对视,只要一看到周阳那满是侵略的眼神,她就感觉全身一阵酥麻。

  那种感觉,就好像那里面的不是玩具,而是周阳那儿,这种愉悦的感觉充斥着林慧的每一个毛孔。

  不到半分钟,林慧浑身颤抖着,浑身难受的很。

  可就在这紧要关头,那玩具扭了两下,竟然直接没电了!“额…”林慧直接从云端瞬间跌落,这种落差感她心里一阵遗憾,要是能多几秒……“慧姐,你没事吧?”看到林慧这幅失魂落魄的样子,周阳也有些疑惑,不知道是怎么了。

  “没事,小阳,麻烦你先出去下可以么,我换衣服!”林慧下意识的低下头,可没想到,一低头就看到周阳那里,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一股异样的情绪。

  他怎么会这样?难道说,刚才的事情,他是故意的?想到这里,林慧的心脏猛然开始跳动起来。

  本来就长期没得到满足,刚刚差点就到了,玩具却突然没电了,这种感觉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

  再看了看周阳的本钱,林慧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要是和他真的能来上一次,该有多好。

  周阳不知道林慧的想法,看到她脸上那奇怪的表情也有些拿不准。

  万一这妞儿知道他是故意弄那遥控器的,以后说不定就不会再搭理他了,连忙点点头走了出去。

  周阳刚出门,林慧整个人就软了下来,把玩具取了出来,心里免不了一阵叹息。

  这玩具再好,哪有真人的好啊?脑子里再度浮现出了周阳那惊人的规模,心里因为长期得不到满足而积累的不满在那一瞬间压得林慧有些喘不过气来。

  要是能跟周阳这样的男人好上一次,哪怕就一次也好啊!林慧深深叹了口气,穿上衣服走出房间,直奔卧室而去。

  刚刚的太兴奋了,不好好洗一下还真有些不舒服。

  可是在经过周阳身边的时候,他身上那股强烈的男子气息直扑林慧的鼻腔,差点让她脚下一软。

  连忙快步走进了浴室里面,把门给关上了。

  “呼!呼!”林慧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也没能把心底的渴望给压下去,只能脱掉衣服,打开喷头,希望洗个澡能让她冷静一些。

  可刚打开喷头,里面冷不丁喷出一股冷水,吓得她脚下一滑,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惨叫。

  

“别过来,你这个畜生,呜呜……”杨佳宜的话还没说完,陈大彪就拉过枕头,按住了她的脑袋。

  叫声把其它村民吸引过来就不好了。

  可是下一刻,他却惨叫了起来。

  他松开了杨佳宜,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人,正拿着擀面杖,朝自己的后背砸着。

  挨了一下,差一点把陈大彪疼死,他嗷一嗓子坐了起来,一脚把程伟强踹开。

  程伟强嘴里喊着,“你就是魔鬼,你就是魔鬼。

  ”然后又疯了一样,朝陈大彪扑了过来,死死抱住了他的双腿。

  陈大彪都气死了,每每自己准备上杨佳宜的时候,都是这个傻子捣乱,这一次,还是他。

  他也是恼了,抡起拳头,朝着程伟强的脑袋就砸了下来。

  程伟强也不反抗,他大嘴一张,朝着陈大彪的大腿就咬了过去。

  陈大彪疼的嗷一嗓子就惨叫了起来。

  “你给我松开。

  ”陈大彪抡起拳头,猛地砸到了程伟强的太阳穴上。

  程伟强闷哼一声,他的嘴巴,却死死咬着陈大彪的大腿,最后竟然硬生生的咬下来一块五花肉。

  陈大彪惨叫一声,抬腿蹬在程伟强的心口,把他蹬了过去。

  正在这时,房间里却突然响起了一声闷响。

  陈大彪脑袋一疼,一股粘稠的东西,顺着脑袋就流了下来。

  陈大彪伸手一摸,一手红。

  血啊!他转过头一看,杨佳宜手里拿着一根擀面杖,正愤怒的盯着他,“你这个混蛋,还不快滚。

  ”陈大彪都气死了,今晚上来,一点便宜没占到,五花肉却被程伟强咬下来一块,现在更好,直接被杨佳宜开了瓢,他那欲望,一下子没了踪影。

  他盯着杨佳宜,狞狰的说道,“杨佳宜,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就等着你的照片,被大家欣赏吧。

  ”陈大彪说完,转身又朝程伟强踹了一脚,这才踉跄着朝外边走去。

  杨佳宜这才松了口气,当她低头的时候,却看到程伟强直直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强子。

  ”杨佳宜尖叫了一声,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来到了程伟强的身边,伸手把程伟强的脑袋,抱在了自己怀里,嘴里不停地哭喊着,“强子,你醒醒,你醒醒啊,你可不能出事了啊,呜呜……”“嫂子,魔鬼,魔鬼被打跑了。

  ”正在杨佳宜痛哭失声的时候,她怀里的程伟强却声音嘶哑的喊了一句。

  “强子,你真的没事了啊!”杨佳宜看了看程伟强,尖叫了一声,又把程伟强的脑袋,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刚才陈大彪对杨佳宜动手的时候,撕扯过程中,杨佳宜的内衣已经被扯掉,所以当杨佳宜把程伟强的脑袋,抱进了自己怀里的时候,她那大胸,就直接贴到了程伟强的脸上,那个地方,好巧不巧的,正好对准了程伟强那微微张开的嘴巴,程伟强忍不住吸了一口。

  感受到那致命的柔软,闻着那香甜的味道,程伟强的脑袋嗡的一声,他条件反射一般,就用力吸吮了一下。

  “啊……”那地方被程伟强一吸,杨佳宜的魂都差一点被吸出来,她的身子一下子软了,她恨不得搂住程伟强,可是下一刻,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她赶紧推开了程伟强,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大胸,羞怒的盯着程伟强。

  程伟强知道自己过分了,他赶紧眼神呆滞的看着杨佳宜,掩饰的说道,“嫂子,我想吃馒头,我饿。

  ”“哦,我这就去给你拿。

  ”杨佳宜一听,这才松了口气,原来是他饿了。

  杨佳宜赶紧站起身,朝床边走去。

  看着嫂子的后面,一上一下的扭动,程伟强的鼻血,都差一点窜出来。

  杨佳宜穿好了衣服,去厨房拿了一个馒头,递给了程伟强。

  程伟强大口的吃了起来。

  杨佳宜坐在床边,看着程伟强香甜的吃着,心里却翻滚了起来。

  这陈大彪要是真把自己和强子搂在一起的照片散布出去,自己可就没法活了,以后自己要是再和程伟强住到一起,大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把自己淹死。

  不行,等天亮了,就去借钱,把厢房收拾一下,让程伟强搬出去。

  程伟强吃完了,躺到了床上,他的脑海里,却一直想着一个问题,要是陈大彪真的把自己和嫂子的照片,散布出去,那嫂子以后还如何在人前站立。

  可是他又一想,咬了咬牙,毛线,要是真的那样,自己干脆把杨佳宜结婚,反正自己是程家捡来的,和程伟峰又没有血缘关系,自己就算是娶了杨佳宜,也不违背道义。

  程伟强想着,慢慢睡了过去。

  杨佳宜看程伟强睡着,就搬了个小凳子,坐到了床边,趴在那里,慢慢的睡了过去。

  她是再也不敢和程伟强一起躺到床上了,要是再被陈大彪再看到,那就更解释不清楚了。

  ……第二天早上,杨佳宜早早就出去借钱。

  到了晚上的时候,杨佳宜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里。

  她跑了一天,就借了百十块钱。

  她的耳边,还响着村民的声音,“佳宜啊,你也知道,大家都不宽裕,就算是我能够挤出点钱给你,你能还的上吗?”更有那无良的村民趁火打劫,“佳宜啊,今晚上你嫂子不在家,你要不晚上来吧,到时候我就给你钱……”想到了这些话,杨佳宜就气得俏脸铁青,可是冷静下来,她又感到了深深的无奈,自己一个女人家,带着一个傻弟弟,真的赚不来钱啊!看到杨佳宜无力地把百十块钱,放到了桌子上,程伟强一下子明白了。

  嫂子这是愁钱啊!不行,自己得想办法帮助嫂子筹钱。

  可是自己怎么样才能够弄到钱呢?正在程伟强想办法的时候,杨佳宜看着程伟强,一脸歉意的说道,“强子,我们住在一个房间里,真的不合适,要不你到我们桃树园那个棚子里住吧,不然的话,村子里人,该说闲话了。

  ”程伟强一听,如遭雷击。

  自己要是去了桃园,那晚上还怎么和嫂子睡到一起?所以他看着杨佳宜,一脸惊恐的喊道,“嫂子,你不要赶我走啊,我晚上怕鬼。

  ”杨佳宜一听,眼泪掉了下来,“强子,我也不想和你分开,可是,我真的没办法了啊!”看到杨佳宜难受的样子,程伟强的心里,就像是刀扎了一样,他实在不愿意让杨佳宜伤心。

  所以他看着杨佳宜,傻傻的说道,“强子乖,强子听话,我要做那大钟馗,和魔鬼斗争。

  ”程伟强说完,朝杨佳宜握了握拳头,这才离开了家。

  他走在路上,心里越发的恨陈大彪,要不是这个杂碎昨晚上闹腾,嫂子会让自己住桃园吗?他想着陈大彪,突然又想起了他老婆王小翠。

  程伟强冷笑了起来,陈大彪,你想要碰我嫂子,我就先把你老婆绿了,然后再把你老婆的钱掏出来,给我嫂子修理房子,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回家住了。

  程伟强咬了咬牙,转身朝陈大彪家里走去。

  程伟强来到了陈大彪家里,悄悄来到了卧室的窗口,朝里面一看,陈大彪不在家里,只有王小翠坐在床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伟强喊了一句,“嫂子。

  ”王小翠吓了一跳,当她抬起头,看到是程伟强时,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迅速从房间里出来,看着程伟强,笑着问了一句,“强子,你找我什么事情?”强子看着王小翠,傻傻的说道,“我还带着棍子,我还想捅钱。

  ”听了程伟强的话,王小翠又想起昨天晚上没有做成的事情,她偷偷看了一眼程伟强那鼓囊囊的地方,浑身一下子火热了起来。

  她眼珠一转,笑着说道,“好,你去瓜棚等着我,去那里把钱捅出来。

  ”程伟强点了点头,转身朝村外的瓜棚走去。

  王小翠收拾了一下,把抽屉里的一千块钱,装进了包里,然后转身,朝外边走去。

  王小翠刚出去不久,陈大彪就回来了。

  他赌钱输了,要回来取钱。

  当他打开抽屉一看,自己放在那里的一千块钱,没了踪影。

  他一下子急了,拿出手机,就给王小翠打电话,可是王小翠的手机,却已经关机。

  陈大彪转身出了院子,准备去寻找王小翠,让她把钱还给自己。

  他刚出了大门,就碰到邻居张妈。

  “张妈,你看到小翠去哪里了吗?”陈大彪问了一句。

  “哦,刚才傻子来找她,她跟着傻子,朝村外出去了。

  ”张妈很随意的说道。

  陈大彪一听,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王小翠和傻子出去干什么?陈大彪满腹狐疑,转身朝着村外走去。

  ……王小翠跟着程伟强,来到了自己家里的瓜棚。

  昨晚上前 戏太多了,耽误了正事,今晚上,王小翠已经决定了,她要省略那没有实质性的章节,直接进入正题。

  昨晚上那股邪火,今天是非发泄出来不可。

  所以王小翠直接把程伟强的裤衩撸下来,伸手抓住了他。

  那东西的尺寸,让王小翠魂都飞了。

  她捏了几下,然后急促的牵着程伟强,来到了床边。

  她把衣服全部脱了,坐到了床上,伸手从包里掏出一把钱,塞给了程伟强,喘息着说道,“强子,来,用你那个,捅我的这里,你捅的越用力,钱就越多。

  ”程伟强也是铁了心要绿陈大彪,再加上王小翠那白花花的身子,也让程伟强的邪火乱窜,所以他也不再啰嗦,伸手接过了王小翠手里的钱,装进了自己的裤衩口袋里,然后挺着自己的东西,直接在王小翠口部顶了一下。

  “嫂子,这样就可以出好多钱了吗?”程伟强傻傻的说了一句。

  那地方刚刚接触,王小翠已经感受到了张伟强的力量与火热,她的那里,已经变得水汪汪一片。

  “嗯,啊……”王小翠娇呼了一声,“对对,就是这样,你用力捅,就会有大把大把的钱出来了。

  ”王小翠说着,伸手抓了几张钱,塞进了程伟强的手里,然后双手搂住了程伟强的臀尖,死命的朝自己的身体搂了过去。

  程伟强再也受不了了,这个时候,什么钱,什么仇怨,都被他抛到了脑后,他现在只想进去感受一下,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到底有什么迷人的风景。

  眼看程伟强就要顶进去,眼看两人就要灵与肉结合,正在这个时候,那棚子的门,却被人一脚踹开,一个彪悍的身影冲了进来。

  王小翠趁着月光一看,吓得尖叫一声,伸手推开了程伟强。

  那个男人,正是陈大彪。

  陈大彪看着两个人一丝不挂的搂在一起,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马勒戈壁的,老子的老婆你也敢上,我他么的弄死你。

  ”昨天晚上被程伟强咬掉的地方,到现在还疼得不行,现在这厮竟然来犁自己家的责任田了。

  陈大彪怒不可遏的冲了过去,揪住了刘名扬的头发,把刘名扬给掼到了地上,一阵拳打脚踢。

  “老公,你别打了,别打了。

  ”王小翠顾不得穿衣服,赶紧跑过来拉住了陈大彪。

  陈大彪反手就给了王小翠一记耳光,伸手把王小翠按到了床上,双手卡住(姐弟乱性)了她的脖子,用力掐着,嘴里还不停地骂着,“贱人,竟然背着我偷人,我他么的掐死你。

  ”王小翠被掐的直翻白眼,她的双手双脚不停地乱抓乱踢,可是却根本无法摆脱陈大彪,眼看她就要被掐晕过去,可是下一刻,陈大彪却惨叫一声,迅速松开了王小翠。

  他转过了身,一眼就看到程伟强抓着一把西瓜刀,又朝他凶猛的砍了过来。

  看着程伟强一副不要命的样子,陈大彪吓得一下子蹦到了瓜棚外边,顺手关上了门,在外边疯狂的吼道,“傻蛋,你他么的还敢和我凶,我这就报警,让警察过来,把你抓紧大狱去。

  ”王小翠一听,都吓疯了,这要是传出去自己偷汉子,那自己以后还如何在村子里抬头。

  

  从外遇成本来看,找小姨子发生婚外情,实在是一件投资最低、风险最小的买卖:一来,小姨子是自家人,又毫无血缘关系。

  姐夫在与之朝夕相处时,有很多机会可以投其所好,拉近感情。

    一、小姨子年轻漂亮  一般在众人的概(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念里:妹妹都会比姐姐长得漂亮,大多数的童话故事里的妹妹,都是既美丽又善良的,而姐姐则比妹妹要逊色许多。

  再加上喜新厌旧是所有男人的通病(其实也算不上是一种病,而是人的一种十分正常的心理罢了),且人都有不断探索新领域的奇心,所以,男人们喜欢上年轻漂亮的小姨子们,也就变得习以为常了。

  男人为何喜爱小姨子  二、小姨子单纯好骗  当年李煜勾引娥皇的妹妹女英时,女英才十五岁。

  一个女人在豆蔻年华,少女怀春之际,她总会对男人抱有各种各样的幻想,年龄相差不大的姐夫们便成了这些少女们的梦中情人。

    由于自己的年少无知,小姨子们往往对自己身边这些有着亲戚关系的男性没有多少防范。

  而这些有着小姨子情结的男人们却早已是熟知女人心理的老手了,他们往往能够轻而易举地把这些少女诱骗到手。

  纵使被妻子和丈母娘知道了,最多也只是关起门来打一下狗,打开门再放出去,狗又变成了男人。

  手心手背都是肉啊,这种事真的不太处理,打到哪边都会让人产生一种刺骨的伤痛。

  男人为何喜爱小姨子  三、小姨子无血缘关系  现实生活中,大多数男人还是有最基本的良知的,动自己的母亲以及自己的亲女儿、亲姐妹的,毕竟只是少部分,那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但是,动毫无血缘关系的小姨子就不一样了,姐夫们往往占据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且下起手来快又狠。

  小姨子,半个妻,小姨子的屁股蛋蛋,有姐夫的一半,这些民间谚语,讲得并非没有一丝道理的。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b.aspx?5184.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b.aspx?7138.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b.aspx?3275.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b.aspx?2972.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b.aspx?5380.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b.aspx?4352.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b.aspx?5718.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b.aspx?21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