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sex 中文,新手必看

半晌,无人回应。

  顾长歌摸了黑,凭着生活在此多年的印象,来到桌案边用火摺点起外室桌上的烛灯,微弱的烛火依稀照亮了半间房,他走入内室,直往矮屏另一侧尉迟律的床榻走去,却在微弱幽光之间,望见那床榻上的一片空荡。

  尉迟律不在房里?!这下顾长歌真的着急起来了。

  不在房内,那尉迟律会往哪里去?顾长歌在脑海中急急搜索着,疾步出了房,也不顾那房门在身後一点也没有掩实,就着房内的微弱透出的灯光,他看见房前只有自己的足迹,想来尉迟律压根未曾回房。

  可除了这间与自己共同起居的房,他不曾见过尉迟律在何处流连。

  会在中庭吗?毕竟他自中庭负气离去,许是还在附近徘回,未走远,只是与自己错身了。

  一思及这个可能,顾长歌脚步一动,往中庭处匆忙而去,沿路还不忘探看自己所经过的饭堂、灶房。

  熄了灯之後,峰上是一片清冷幽暗,只余月光苍凉若水,在大地上温柔蜿蜒。

  中庭在熄灯前白清桐走了後,早剩下一片空旷,一个人影也无,如今只剩顾长歌孑然的身影,在石地上被拉得长长,除了幽黑之外,竟觉有几分孤寂。

  他早习惯了在地上看着尉迟律的影子,落在自己的身侧。

  「律?」顾长歌出声轻唤,不敢大声吵嚷,就怕惊扰了中庭东侧那一列长老所居的厢房。

  他疾步快走,在中庭四周巡梭了一圈,仍是未见尉迟律的身影,他不死心,再沿着四周的厢房绕了一圈,可雪月峰作息严格,日里因要早起练剑,在熄灯後所有人几乎都睡下了,那一整列厢房是早成一列的黑。

  顾长歌穿过了正厅,来到了峰门口,在月光下,看见那四百石阶在黑暗之中朝山下笔直延伸而去,上头的雪积得平整,短时间内无人踩踏过的模样。

  兜兜转转,顾长歌只得回到中庭,那个他失去了尉迟律踪影的地方。

  该通知师父吗……寻了雪月峰大半,顾长歌心里着实着急,可看着师父的房内灯火早灭,不敢贸然打扰。

  况且师弟那性子平时在峰内已惹了不少琐碎的麻烦、早让师父叨念过不下数十回,要是让师父知道师弟又惹出这麽个乱子,尉迟律必是又要挨顿骂了。

  顾长歌在一片孤旷的中庭上沉沉长叹了声。

  告诉自己,莫要着急,再仔细想想尉迟律会往哪儿去了。

  他在脑海中,努力忆起尉迟律最後离去的方向……依稀是往北面去了?循着记忆,顾长歌往中庭北面而去,眼前便是那座在夜里更添了几分凛然巍峨的七重楼塔,他出了中庭,便仔细地就着微弱的月光,努了双眼努力望着雪地上一片白茫,欲寻尉迟律的足迹。

  蓦忽之间,顾长歌依稀望见了一道模糊了的足迹,好似让地上刮起的雪沫又掩盖过几分,难以辨识。

  他眼光紧紧跟着这一道模糊难辨的雪痕,不肯放开丝毫。

  沿着这道足迹走着、走着,竟蜿蜒越过了那座七重楼塔,来到了塔後那一道陡峻的石阶。

  这里是──望着这道石阶,直直通往雪月峰顶(出租屋里的故事),顾长歌心里蓦地一凛。

  雪月峰崖,天坛及竞试台所在,平时乃雪月峰里的禁地,除了掌门及四位长老,其余弟子被严禁擅自闯入。

  仅在祭祀天地、还有五年一回的四方竞试之时,弟子方得上到峰顶一窥顶上风光。

  律上去了?!顾长歌见雪地上的足痕引至此地,心里一惊,赶忙望看那石阶上的积雪──果真接着方才那道足迹!「擅自闯上雪月峰崖者,依峰规杖五十、禁闭十日。

  」初入峰时,众长老的话言犹在耳。

  可尉迟律已误上了峰崖,若不快些将他带下来,让人发现了可就糟糕了──念头一生,顾长歌也不管自己若踏上石阶一步,亦是触犯了门规,只见他疾步一抬、拾级飞踏而上,一心只想快点寻着尉迟律。

  沿着那又陡又长的石阶,顾长歌匆匆攀到了峰顶,天坛与竞试台在眼前缓缓浮现,一者巍峨、一者清旷,让那苍凉的月色在一片幽黑之中描出了轮廓,他寻找着雪地上的踪迹,沿着那道模糊的足印,绕过竞试台、绕过了天坛,来到天坛山壁背後,是一处窄窄的孤崖,崖下是望不见底的深阔。

  沿着峰崖,走了一二步,一抹抱着双膝、蜷坐在地的身影,在月光下映入顾长歌的双眸。

  

雷哥当着我们的面说过玲子是人肉榨汁机,每天晚上都会缠着他要,而且很会玩花样,对于我来说早就对她充满YY。

  雷哥此时不在家她却叫的这么浪荡,难道,她背着雷哥有奸夫?在卧室里的声音越来越急促,我越来越气愤,毕竟雷哥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收留了我,钻进厨房拿了把尖刀在手里,直接冲了过去。

  卧室门是虚掩的,我一脚就给踹开了。

  “妈的,敢动雷哥的马子,找死!”我的声音还没落下,眼前的一幕让我瞬间热血贲张。

  光着白花花的身子半靠在床头上,她那双修长的美腿分开,右手拿着一个电动的仿真男人器具正在两腿之间进出。

  第一次看见这么香滟的场面,我的眼光情不自禁的落到她下面那神秘之地,随着那销魂的叫声,我不可遏制的竖立起来。

  借着酒劲,我浑身如同火烧,精虫在脑子里乱爬成一团,满脑子就想的是男女之间的那点儿事。

  谁知玲子这时居然盘住了我的身体,诱人的芳香就好像毒/品,让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我想要……给我……”说话的同时,她白花花的身子蛇一般的在我身上摸索着,麻利地已经把我的上衣给褪去了。

  我想,没有一个男人能经得起这样致命的诱惑。

  仅有的一丝理智被她妩媚而风骚的表情弄得彻底崩溃,大脑里一片空白,我直接脱掉裤子,把她扔在床上,脚下步子迈开,向着大床上那诱人的酮体扑了过去。

  床上的玲子好像疯了一样,忽然把我反压在床上,然后撅着身子就趴在了我的双腿间,抓着我的同时热乎乎的小嘴儿也贪婪的抢攻过去。

  很快,我完全陷入其中,快活的忘记了一切,当她坐在我身上抓着我的时候,我也随着她的叫声哼唧起来。

  ……我在她后面用最原始的姿势完成了这次合作。

  “张浩?你,你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弄我?”完事儿之后玲子好像突然清醒了,她坐在我身边瞪着我,一张脸艳若红布。

  我懵了:“不是,嫂子你听我解释,我……我们几个喝酒呢,雷哥说笔记本忘拿了,今晚要用,给(益智故事)了我钥匙让我跑腿来拿……然后……你说你想要……”两目相对,我觉得我的心跳的厉害。

  “我?”玲子楞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脸色更红:“你听着,今天这事儿千万不能让雷哥知道……”话还没说完,就听客厅里传来雷哥的声音:“真是一场好戏呀!张浩你狗曰的勾引大嫂,看我今天怎么废了你!”雷哥带着狐狸和大嘴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雷,雷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下意识解释。

  玲子一脸惊恐早已缩成一团,一句话也不敢说。

  “狗曰的张浩,一个月前要不是雷哥收留你,你特么现在不知道蹲哪儿抢屎吃呢!还特么自称考大学差三分的高中毕业生,我看你特么就是个见色忘义的白眼狼!”狐狸和雷哥的另一个心腹大嘴拉着我到客厅就是一顿暴打。

  我知道今天的事是我鬼迷心窍,是我的错,让他们打一顿也好,可我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玲子居然为我求情。

  雷哥做的是鸡头营生,手下十几个姑娘在凤求凰会所做生意。

  平时,雷哥宠着玲子,因为玲子是妈咪,手下那些公关小姐在场子里得玲子带着。

  玲子话还没说完“啪”的一下,雷哥挥手抽在玲子脸上。

  狐狸那小子钻进卧室,然后又跑了出来,手里摇晃着一张金色的银行卡:“雷哥雷哥,你刚才不是说公司今天刚给你转账的那张银行卡不见了嘛?这不,我在嫂子的手提包里找到的,还有两张车票。

  ”车票是从深市到南市的,而我的老家就是南市。

  雷刚由此断定我和玲子要卷了他的钱私奔!但玲子说那张银行卡一直都是雷刚保管,她根本不知道它怎么会在她的包里。

  至于车票,她发誓从来都没见过。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玲子怎么会和我私奔?雷哥丢下玲子走到我面前蹲下,伸手抬起我的下巴问我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雷哥,我听你的”我吐着血沫说出几个字儿。

  “好!你小子还有点儿尿性!”雷哥拍着我的脸冷笑:“你不是想和她私奔嘛?反正她也被你做了,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你带她滚蛋得了,不过,你的那家伙是保不住了!”“不不不,雷哥,这事儿一定有误会,我没有想和嫂子私奔啊……”不等说完,我头一晕,眼前一片金星闪烁,整个脸肿了。

  恍惚间,我听见玲子冲着雷哥吼:“雷刚,你刚才说什么?让浩子带我走?好呀,我总算明白了,你个王八蛋玩腻了老娘,一定是又勾搭上了新欢,这是要借机踢了我……”雷哥冷笑盯着玲子:“你给老子戴了绿帽子,老子难道还要养着你?”他突然一转脸冲着我身后的狐狸和大嘴喊道:“你俩愣着做什么?快去把他给阉了!”我瞬间明白了,闹了半天我被雷刚这个王八蛋耍了。

  不过玲子的确是个好女人,现在了居然还在为我求情。

  雷刚狞笑:“还说不是女做夫银妇,这就护上了!没事儿,等阉完他,你们就可以滚蛋了!”我亲眼看见玲子的眼里流露出了绝望。

  狐狸拿出一把尖刀,就朝我走路过来,眼看就要冲着我的命根子来的时候,那个傻女人居然护住了我。

  眼睛一红,我抽出那把尖刀,狠狠插在了狐狸的脚面上,狐狸痛地倒在地上嚎叫着,不敢继续向前。

  扶起玲子的身体,手里的尖刀还滴着血,指着雷刚说道:“放我们走,不然我们就同归于尽!”我听人说过,雷刚和玲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夫妻,但其实两人各取所需,场子里的盈利按比例每月分红。

  他们这种人肯定贪生怕死,雷刚黑着脸吼了一声“滚”,大嘴让开路,我扶着玲子赶紧逃离了这里。

  走出大门,在街口有家诊所,我扶着玲子在诊所里包扎好了后背的伤口。

  一路上我俩谁也没有说话,到了街口,玲子从手包里拿出一沓钱塞在我手里。

  “这钱你拿着,现在住的出租屋不要住了,再去租一套房子,雷刚这人比较狡诈,我怕他找着你会对你不利!”我意识到玲子这是要和我分手,不由脱口而出:“嫂子……呃,不,玲子,你要去哪儿?”  我有种保护玲子的浴望,毕竟她是因为和我弄那事儿才被雷刚赶出来的。

  如果我不是鬼迷心窍,也就没有后来的事情。

  可她要不是……这事儿太纠缠,说不清。

  玲子的大眼睛看我一眼:“今天发生的事儿其实你我心里清楚,我们没有……算了,不说这些了,唉……”她幽幽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我会查清楚整个事情的真相,然后告诉你,你也有权利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种冲动,想以后我来照顾她,但我终于没有说出口。

  玲子的背影在路灯下被越拉越长,消失在远处一片黑暗之中。

  没过几天,我搬到了新地址。

  事实上,我觉得事情真相到底怎样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确实上了玲子,给雷刚戴了绿帽子,那他发点儿火也很正常。

  平静下来,我甚至都觉得我有些对不住雷刚。

  只是我时常也会想玲子是不是对我也有什么想法,要不她怎么会一直护着我呢?那段时间我满脑子一片混乱,根本没有去仔细梳理整个事件,更不会想到这里面会暗藏着一个惊天大秘密。

  当然,这个秘密我是在几天后才知道。

  ……没有了固定的职业,我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玲子给我的那三千块钱,我已经花的只剩下三百块了。

  我不想回家让我爹看不起,为了心中衣锦还乡的誓言,我在一家叫做宝马会的夜总会里新找了一份服务生的工作。

  这几天工作平静得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不过在一天晚上,我因为多说了几句话,救了一个人,那个人请我喝了差不多两瓶白酒,还让一个小弟开了一辆三菱越野送我回家。

  后来我才慢慢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确实够牛逼,也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我新租的房子位于城中村的一个狭窄弄堂里,车子开不进去,我在弄堂口下车趔趄着向里走,走到楼下突然发现三楼房间的灯居然是亮着的!我记得很清楚,傍晚离开的时候我灭了所有的灯。

  我突然紧张起来,酒也醒了一半,难道是雷刚的人找上门来了?我屏声静气慢慢上楼趴在门板上听了半天,没有任何动静。

  于是我松出一口气,以为自己出现了记忆错误,说不定灯是临走的时候忘了关。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我惊呆了!躺在床上露着两条白花花大腿的是玲子,她只穿着黑色的文匈和白色雷丝的内裤,正妩媚的看着我……玲子胸前鼓胀胀的,黑色的文匈也不能完全包住的丰满白皙的耀眼,白色的蕾丝内裤紧绷绷的呈现出一片诱惑的三角……我以为是酒精刺激了出现了幻觉,连忙揉了揉眼睛再看。

  “你来我这儿是……”这是我脑海中最大的疑问。

  “我是来投奔你的!”玲子在床上扭动了一下白花花的身子:“从今往后我就住在这儿了。

  ”“投奔我?”我咧嘴苦笑:“这是怎么说的?再说了,我今天刚惹了一点事儿,明天的饭都还没有着落呢!”玲子的脸色突然暗了下来,大眼睛一眨两滴泪水从她光滑的脸颊上滚落:“张浩,我说过,咱俩被冤的有些蹊跷,这件事我搞清楚了,这根本就是雷刚的一个阴谋!”“阴谋?”玲子早几年也是做公关的,小混混雷刚泡上了玲子,于是两人开始做鸡头这一行,玲子帮着他成就了现在的事业。

  雷刚手头花钱大,玲子于是提出每月分账,实际上分到她手里的那些钱,她是攒着想实心实意以后和雷刚过日子用的。

  但雷刚一直没有真心喜欢过玲子,只是把她当做一个免费的“炮友”,一个免费的妈咪。

  他一直想独占整个团队的收入,但他又找不出踢开玲子的理由。

  最近,他暗中勾搭上了一个女人预备接替玲子的妈咪地位,更急着寻找机会踢开玲子。

  雷刚知道她晚上去场子之前有喝一杯水的习惯,于是在她的水杯里放了春药。

  然后故意让我去他家取笔记本,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一切!“至于那张银行卡和车票,那是他早就计划好了的,只是让狐狸去屋子里转悠了一圈儿,出来就说是在我的手提包里搜到的!”玲子将手里的烟屁古扔在了地上,一脸的落寞,眼泪不停的滴落在她的大腿上。

  这段时间,玲子联系了一个以前一起做公关的姐妹,让她设法接近狐狸,并且和狐狸上了床,终于套出了这些隐情。

  “现在倒好,整个圈子里都传遍了说我是要和你卷款私奔才被雷刚赶走的,竟然没有人肯收留我……呜呜!”我心里像是有股火在燃烧,我特么就是个跑灰还差点儿被废了。

  我把拳头捏得“咯咯”作响,迈步冲向厨房,随手拿了菜刀别在腰后就要冲出门去。

  玲子突然从床上跳下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瞪着我道:“做嘛?你要去做嘛?”“老子砍了雷刚个狗曰的!别拉着我……”我瞪着血红的眼睛冲玲子嚷嚷。

  “你就这样去砍雷刚?你应该很清楚,恐怕你还没接近他就被他身边的人做翻了!”玲子冲我嚷:“就算你能砍死雷刚,我问你,条子能放过你嘛?”我一屁古坐回沙发,黑着脸喘着粗气儿:“反正,这个仇我一定得报……”“谁说不报了?我来投奔你就是要和你一起报复雷刚!”“你有别的办法?”我问玲子。

  玲子也不理我,一转身向着大床走去。

  “过来!记住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男人!”她的右手背在背后,伸出食指对着我勾动。

  修长的大长腿,圆滚滚的美屯,白色雷丝内裤,还有整个一大片白皙的美背,再加上她风情万种勾动的手指,我瞬间有了最原始的冲动

  车子坐不下我抱着阿姨 她坐在我腿上发抖让我把持不住  “飞哥,我想喝酒,晚上到你那。

  ”熟睡中的飞哥被我一通电话,扰乱了清梦,挂断电话的几分钟后,这厮又给我回电,再次询问这么突然的相聚的真实性,我向他微信了我的车票,此事落实,且千真万确。

    以上的决定和行程,是在学驾照反回的公交上突然冒出来的,离开BD已至三月,徐州一别也有好久不曾见到他,此行之突然、心切,完全只是怀念与他举杯畅饮的感觉了,然而就是这样,我坐了四个小时的硬座,只为了一斤廉价且贵重的白酒而已。

    到了FY,由于一些现实原因飞哥没能来接我,给了我相对具体的位址,让我自行前往,我也深刻的理解和明白,他的那辆带有全景天窗,且360度无死角的二手电动三轮,可能坚持不到火车站,也赶不上见我就散架了,这也不说什么,谁让我们一起扛过枪,其关系,多的只有真诚,不会有太多的套路和心虚,到站后乘车的疲惫感被迎来的清风一吹而过,因初来此地,再想着快到口的酒、马上相遇的故人不免有些激动,当我环视四周环境,映入我眼的市区之冷清,相比我见识过的城市,其繁华程度完全可以用荒凉来解释了,此时我才深刻的了解到,中国地区贫富之间的真实存在的差距,同时也感叹当地人民做生意的头脑精炼,间接的感谢当地人民对外来群众的真切热情的欢迎,与为人之着想。

    半小时后,我来到我们相约的地址,刚下车就看到那个贼头贼闹的飞哥,屌丝形象被他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展现的淋漓精致,本想离多远就要打个招呼,却没曾想他竟未发现我,还向我来了电话,着急的问我到了哪里,我没有理会他电话中的询问,只是毫无遮掩的走到他背后,向他大声询问了一件事情的真实性,“你是不是sb啊”。

  他这才发现这就是他昔日的老友,被我一惊,一时的他说不上话来,不知道为何突然冒出来一句“到了还接电话,浪费我一毛钱话费”。

     飞哥AH人,性格古灵精怪,称得上德才兼备、才华容貌与一身的好男人,钱多不多要看日后发展情况,与飞哥相识五年,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变过,在BD也是一样,五年都在围绕着他的黑板和粉笔,发挥才艺,可说上是安守本分,相比别人就没有那么舒服的优待了,还好当时我字写的勉算清秀,训练的强度和适当的写写字互相调和,要不然我都不晓得那时的五年,自己是生是死,飞哥可谓是文武双全,在训练场上也算是独树一帜,对比同年落难的兄弟,飞哥初来时的八块腹肌依旧是无人能及的,也因参加过某种集训代号“孤狼一刀”。

  (以上简单的介绍故事的主人公)  我们找了个简单且宽敞的烧烤店,虽然从生意(名人哲理故事)上可以看出此店的味道不怎么样,但还是想无人打扰与之喝酒聊天的好,我们互相调侃了彼此的过往,絮叨返乡后的各种经历,诉说离别后生活的难言之隐,畅谈了接下来人生的简要规划,他总说我是成大事、挣大钱的人,而我总是自嘲,反驳他,我顶多是当着太监,操着皇上的心,拿着乞丐的收入,有着世界首富的担忧和思绪罢了。

  谁知道放在余额宝里的几万块钱,能给我带来多少的利率。

    酒足饭饱,已过次日二点,朗朗跄跄来到事先达成一致的按摩店,就昏昏入睡了,路上向另一位未能前来赴约的挚友发去“贺电”,同时总结出了今晚最大的收获,做人不要太马群。

    次日反途,相比昨晚的寂寞狂欢,和来之前还未遇到的迫切欣喜,列车摇摇晃晃与铁轨撞击发出的噪音,都显的太过于孤单了,不知道下次再见,何年何月?是否彼此依旧?  我们眼前,路上每个人都是在努力且孤军奋战的,他们也迷茫也走错了很多路,也有相对的理想和绝望,促使和鞭策他们一直都在努力着,我们可能会在社会的经历中,磨去同时滋生一些东西来,但我所祝愿和要求的是飞哥和马子,能够一生平顺、初心依旧而已。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e.aspx?4742.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e.aspx?1767.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e.aspx?3967.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e.aspx?7079.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e.aspx?6860.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e.aspx?5211.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e.aspx?3039.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e.aspx?7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