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愛 乃 娜 美,新手必看

嫂子怎么可以在这……而且还被这群男人给排队偷听……要不是我及时赶到,指不定这群男人还真就冲进去把嫂子给……“走开走开……”我嚷嚷着推开门口这些居心不良的男人,并敲响了厕所门,“嫂子,你好了没有。

  ”“好了,嚷嚷什么?”嫂子拉开门,有些不耐烦地看着我。

  但见我满脸愤怒,以及听到我刚才在外面叫他们走开,多少也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于是又有些服软,说:“小俊,嫂子闹肚子了,看把你给急的,走,我们回座位去。

  ”见嫂子笑盈盈的,还拉着我的手,怒气消散了不少,可没走几步,我就听见了后面的那几个中年男人的议论声:“原来是这小子的嫂子啊,艳福真不浅,不知他哥在不在,要是不在,嘿嘿……”听得我是又羞又怒,攥紧拳头就要掉头回去找他们算账。

  “小俊,好汉不吃眼前亏,就当没听见,我们回去。

  ”嫂子紧紧拉着我,不想我惹事。

  我没说话,而是看了眼嫂子,嫂子她真能当做没听见吗?她能做到,可是我不能,躺会铺位,我辗转反侧,全身燥热难耐……“嫂,嫂子,你要喝水吗?”我探出头往上铺看去,只见嫂子一双美腿微微弯曲着,裙摆勉勉强强算是能挡住他那诱人的臀部,可要是站在过道,那肯定能看到嫂子裙摆下的风光,想到这,我又有些生气了,嫂子干嘛不把头朝过道这边?嫂子这样,是很想被男人看吗?就像刚才在厕所,故意弄出那么大的声音让门外的那些老汉都给听到了。

  幸好,卧铺是有帘子的,相当于一个小包间,而我们这个小包间目前又还没有住进其他乘客,只有我和嫂子。

  嫂子没有理我,难道还在为之前的事生我的气?她还好意思生气?被我看就生气,被别人看就开心?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顿然,内心升腾起一个大胆的想法……要是嫂子真是那样的女人,那指不定就会在列车上随便找个男的玩一夜情了,现在,社会上得那种性病的人可不少,要是嫂子染上了,那到时候遭殃的还不是我哥。

  如果嫂子非要那个,那就让我来满足好了,至少我没有性病,所以我必须得试探试探,嫂子到底是不是那种女人。

  借着给嫂子拿水,我起身下床:“嫂,嫂……”当我完全站起来时,我生怕惊扰了嫂子,因为眼下我面对的正是嫂子那侧躺着的完美身体……“嫂子……嫂子你睡着了吗?”我再次压低声音试探道。

  我压低声音唤了几声,嫂子则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睡着了。

  “不会是真的睡着了吧?”我心中不断嘀咕着,心脏砰砰直跳。

  但仍旧还是不放心,于是我爬上了嫂子的铺位,坐在床边,小声说了句:“嫂子,下面空调对着我吹,太冷了,我,我在你边上睡一觉可以吗?”嫂子还是没有搭理我,看样子真的是睡着了,那既然睡着了,我,我近距离感受一下嫂子应该……应该没事吧?这个想法一出现在脑海中,让我突然紧张了起来,更多的则是兴奋,盯着嫂子,我咽了口水,调整好姿势,斜着一点点往嫂子边上侧躺了下去……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整个人变得极为激动,甚至是都能感觉到心口处传来的‘砰砰’的声音。

  躺好之后,我的手就一点点向嫂子那大馍馍靠近,很快就接触到了嫂子那单薄的衣物,接着,把心一横,鼓足勇气稍微加大了力度,结结实实地,我的手掌覆盖在了嫂子的酥胸上,“这就是嫂子的胸。

  ”我暗自感叹,只是一接,就能感觉到嫂子的胸弹性惊人,甚至我更能想象到嫂子的胸一定还很滑很软……自从看到嫂子的第一眼,我做梦都想摸一把她的胸,这个时候终于实现了,看到嫂子没有反应,我松了一口气,胆子也变得更大了起来,手朝着嫂子的领口伸了进去。

  “哇……嫂子的皮肤果然好滑啊!”顿时,嫂子的嫩滑和柔软充满我整个手掌,下意识我的手掌就跟着打起了太极。

  其实我挺怕的,这动作毕竟有点大,生怕把嫂子弄醒,还好,嫂子在家等我的这几天睡得并不是太好,这一觉睡得可香了。

  不断的触摸着,我觉得浑身变得燥热了起来,小腹下那也再度产生了强烈的反应,到了这个地步,仅仅只是摸胸已经满足不了我此时的渴望了,我想到了嫂子裙摆下的美好,要是……咽了口口水,依依不舍地抽出摸嫂子胸的那只手,缓缓移动到下面,抓住裙摆,小心翼翼地就把嫂子的裙子给掀了起来。

  “哇……嫂子的这儿真好看。

  ”我微微扬起身子,向下看去。

  车厢里的灯光有些微弱,嫂子又穿了丝袜,那饱满外覆盖着一层朦胧,里面粉色小裤裤若隐若现,弄得我的心是痒得不得了,身体也起了反应。

  “嫂子,对,对不起了……”说着,我的手就摸在了嫂子的美腿上,并沿着嫂子的大腿缓缓上移,朝着那处进发……虽然手还没碰到嫂子的那,可感受到指尖的温热,我依旧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

  大着胆子,再也按捺不住,继续向上探索,尤其是一想到,那里即将触手可及,我变得更加激动了。

  “嗯……”嫂子突然发出了声音,吓得我心头一紧,赶紧想要把手收回来。

  但糟糕的是,嫂子往里侧了一下身子,我的手瞬间就滑到了嫂子的大腿内侧,更要命的是,嫂子一双腿夹得很紧。

  “嫂子,嫂子她竟然有了反应,她在,在装睡……”本来我真的是惶恐急了,但很快,我又反应了过来,嫂子不拒绝,也不拆穿,那不摆明了是默许我这么做了吗?嫂子,原来,你,你真是那样的女人,那,那我就不客气了。

  手掌被夹着,但手指还能活动,我索性假装没有注意到嫂子的反应,继续小范围的活动着手指,用手指的力度慢慢挤压着嫂子的大腿。

  随着我手指的运动,嫂子的身体有些微微发抖,但是双腿夹紧的力度明显降低,于是,我的手又可以自由活动了。

  我就继续这样轻轻在嫂子两腿之间抚摸着。

  “小俊……”嫂子轻轻喊了一声。

  “嫂,嫂子,怎么了?”我又是心头一沉,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嫂子也有点冷,把被子盖上吧!”嫂子提议道。

  她哪里是怕冷,只是担心突然有人拉开帘子,见嫂子这般揣着明白装糊涂,我激动的都快不行了,那只被嫂子夹住的手一点也不愿意抽出来,而是吃力地用另一只手抖开被子,把我和嫂子都给盖住了。

  “小俊,嫂子这两天在老家睡不习惯,有点累,我就先睡了。

  ”嫂子始终不敢睁开眼,多半是怕尴尬,可是她脸上的桃红色却已经充分说明,她根本不可能睡得着。

  “嗯,嫂子,我也想睡了。

  ”我偷乐着回应道。

  却是,我的那只手运动的更加快速起来,而嫂子全身的神经也崩紧了起来,好像所有的力气都凝聚在了下半身,仿佛要把我的手给夹断似的。

  “小俊,你谈,谈女朋友了吗?”嫂子收缩着身子问我,应该是想转移一下话题,不让自己尴尬。

  “没有。

  ”我只能实话实说,嫂子只要不开口拒绝,我是不可能会停下来的,嫂子一边跟我闲聊,我一边这样在她大腿之间抚摸,更是给我增添了不少的刺激。

  “要不,等到了那边,嫂子给你介绍个对象怎么样?”嫂子问我,同时我还清晰地听到了嫂子咽口水的声音。

  “好啊,那就太,太谢谢嫂子了。

  ”我说,心里却在想,有嫂子你就够了。

  “都是一……一家人,说什么谢谢啊!嗯……哼……”就在嫂子说话的时候,我的手往上拖了一下,食指终于顶到了嫂子最中心的那个位置,嫂子也骤然颤抖了一下,并忍不住了发出了诱人的哼叫声。

  “咕噜……”我猛吞一口口水,明显嫂子听得很清楚。

  “小,小俊……”嫂子欲言又止,场面十分尴尬。

  “怎,怎么了嫂子,你,你哪里不舒服吗?”我明知故问,但心里越发的害怕起来,可不知怎地,越是害怕又越是兴奋了起来,暂时停了一下,我屏住呼吸,等待嫂子的回应。

  “没,没事,嫂子就是想问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

  ”嫂子的呼吸明显比之前要急促多了。

  “我……我喜欢嫂子这样的。

  ”说话的同时,我那只被嫂子夹住的手用力一转,掌心对准了嫂子的那里,然后整个手掌往上一提,一下子,结结实实地拖住了嫂子中间那一片诱人的位置……“呜……”嫂子身子剧烈颤抖了一下。

  “嫂子,你还好吧?”拖住嫂子那里,我又停了下来,毕竟还不知道嫂子的底线到底处于哪个阶段,万不能操之过急。

  “小俊,你怎么那么坏。

  ”嫂子只是轻声细语责备,而且这种责备还夹杂着娇羞的语气,我稍微仰起头,看了一眼嫂子的表情,嫂子紧咬住下唇,尽管一副极力克制的表情,但实际上她是在享受的。

  “嫂子,我哪里坏了。

  ”我故意挑逗道。

  “嫂子哪里好了?让你这么喜欢。

  ”见嫂子仍旧在装糊涂,我简直要乐疯了,也基本可以确认,嫂子其实是那种渴望很强烈的女人,要是我不满足嫂子的话,那指不定会便宜了列车上的哪个野男人。

  “嫂子哪里都好。

  ”我一语双关。

  “没想到你这孩子嘴巴这么甜。

  ”说着,嫂子不自觉地向我这边贴近了一些,瞬间就顶到了我的那个,突然我的身体就像过了电流一般,麻酥酥的。

  嫂子竟然这么主动?要知道,每次回老家,在那些亲戚面前,嫂子给人的印象可都是端庄得体的,原来全是装的啊!如此一分析,我算是彻底有了后顾之忧,于是,满脑子就只剩下如何进一步触碰这个美貌而又风骚的嫂子了,这时,除了嫂子惊人的夹力,我还感受到了嫂子大腿根部的热度和柔软,并且隐约间已经能触碰到那一丝柔滑,嫂子的那里竟然流出了那个……这才到哪儿啊,而且嫂子还穿了丝袜和小裤裤的,等于是隔着两层布啊!可还是让我明显地感觉到了湿润,那嫂子的渴求可得多旺盛啊!这要是再刺激嫂子一下,那岂不是会湿得更透彻?没有任何迟疑,我的中指就在嫂子那微微润滑中心地带勾动了起来,嫂子不再吭声,默许着我一下一下,轻叩着她的门扉……“小俊,你……你别这样,我,我是你嫂子。

  ”嫂子忽然抓住了我的手腕,不允许我给她更大的刺激。

  我知道,嫂子此刻的内心极度矛盾,一边是我们的特殊关系,一边是自己体内压抑已久的生理渴望,两种情感在脑海中冲撞着,肯定会让她一时间举棋不定,犹豫不决。

  说实话,我何尝不纠结,我的内心也在挣扎啊,毕竟她是我嫂子啊!我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的嫂子?快,快停下来吧,刘俊!奈何,越是这么想,就越是难以自控,手指硬是不听自己的使唤,嫂子也根本抓不住我的手,我的手指仍在不停地向那柔滑的布料发起着攻击,并且指甲已经勾住了丝袜……“小俊,不要,不可以的……”嫂子加大力度制止,可还是晚了一步,我的手指已经抠破了那湿漉漉的丝袜,并用力一拉扯,只听见“撕啦”一声,嫂子的丝袜瞬间裂开了……“嫂子,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赶紧道歉,可手却还是没办法停止。

  于此同时,我的手指已经勾住了嫂子的小裤裤,这可是嫂子的最后一道防线了,只要轻轻用力往边上一拨,嫂子的那里就完全漏出来了……可嫂子的极力制止让我有些后怕,不太敢继续做下去。

  但刚停下来,我就变得万般烦躁起来,尤其是此刻嫂子几乎已经蜷缩在了我的怀中,浑身像得了疟疾一样发烫,呼吸有些急促,湿热的气体混合着她那身上特有的香气,一下一下的传递到我的身上。

  更要命的是,嫂子的身子此刻仍在微微颤抖着,这明显是预示着她自己其实也很想要,体内积压的洪流即将都要喷涌。

  作为一个生理机能正常的男人,我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强烈的生理冲动彻底击溃了我内心深处仅剩的那一点理智!去他大爷的,管她是谁,只要是个女的就行!“嫂子,我难受。

  ”我在嫂子耳边亲生说道,手再次运动了起来,但没敢就这么贸然把嫂子的小裤裤推开,而是隔着小裤裤继续刺激着嫂子,这下少了一层丝袜的阻隔,手感就又不一样了,那种丝滑和温热更加美妙了。

  “小俊,嫂子也难受,但我们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嫂子加大力度,想要把我的手推开。

  但她的力气哪里有我大,根本推不开分毫,这种毫无力量的拒绝,在我看来更像是欲拒还迎,使我更加兴奋起来。

  正好此时火车刚好通过一个隧道,虽然车内有灯,但看起来还是一下子变暗了很多,可能是心理作用,借着昏暗的掩护,被渴求冲昏头脑的我一不做二不休,另一只手也伸向了嫂子的双腿之间,拿开她那只捣乱的手。

  于是,原先那只手整个手掌再次活动起来。

  随着我手指力度的加大,每活动一下,嫂子的身体就跟着抖一下。

  (秦桧儿子怎么死的)在我的挑弄下,嫂子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两条腿也绷紧,有些不受控制的向中间夹紧。

  “嗯,嗯嗯……轻点……”嫂子梦呓似的发出细微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我简直快乐坏了,手上的速度也变得更快了。

  “嗯嗯……”压抑的娇喘声音从嫂子紧闭的嘴唇中发出,进一步增加了我的冲动。

  突然,嫂子的双腿死命一夹,同时整个人剧烈的抖动着,身体都要抻直了,双手死死地抓着我的胳膊,指甲掐进了肉里。

  嫂子抖动了一会之后,长舒一口气,一张脸红得要渗出血来。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我知道嫂子这是已经泄了,我竟然把嫂子给弄泄,这种羞耻的成就感冲刺着我的脑海!嫂子,你舒服玩了,现在该轮到我了!不带任何犹豫,我用中指熟练的勾起嫂子的底裤,挑到一旁,此时嫂子的裙下最隐秘的地方已经完全暴露了出来,同时,我用另一只手放出了我裆里的大物,对准嫂子的那处……“不行,小俊,只有这个不行……”嫂子一双手向后,死死地推住我,并扭着头,向我投来了恳求的眼神。

  “嫂子,对不起,我,我实在是忍,忍不住了……”我用力推开了嫂子那双嫩滑的小手,拼命往前冲去。

  可嫂子身子一扭,歪了,我的大物就从嫂子边缘擦过,那丝滑别提有多舒服了,尝到甜头,我怎么可能就此作罢,用手扶着,再次发动进攻……可就在这千军一发之际,火车突然停了下来,到一个站了,过道上开始嘈杂起来。

  因为害怕有人经过时突然拉帘子,我不敢再强行对嫂子,只能暂且消停下来。

  “小俊,你这孩子,快,快穿上裤子回自己铺位去,这是个大站,会有很多人上车。

  ”嫂子也算是松了口气。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内心充满着愧疚,不知该如何面对嫂子。

  “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你也老大不小了,有这种冲动是正常的,嫂子不会怪你的,快回去睡觉,一觉醒来,我们差不多也就到站了。

  ”嫂子倒是给了我一个台阶下。

  “嗯,嫂子。

  ”我也只好闷声爬回到自己的铺位。

  果然,没一会儿,我们这个小包厢内就住满了乘客,我也再没机会跟嫂子亲昵了,躺在铺位上,辗转反侧,许久,才在铁轨的节奏声中睡去。

  大概到了凌晨五六点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人推了推我。

  “小俊,醒醒吧,收拾一下行李,咱们马上到站了。

  ”嫂子的声音传来。

  收拾完行李没一会儿,车子就到站了,出了站台,我哥刘天东来接的我们,虽然我是被家里领养来的,但我哥一直拿我当亲弟弟对待,甚至比对亲弟弟还要好,所以我小的时候连哥都不叫,直接叫他“老天”。

  但后来长大懂事了,我就改口叫他“天哥”了,除了我觉得叫“天哥”特别霸气,另一个原因就是我得知了自己其实是被领养的,这多多少少让我觉得跟天哥之间有些生疏了,特别是近些年天哥外出打工,更让我觉得兄弟之间有了一道不小的鸿沟。

  天哥倒是没什么变化,还像以前那样关心我,一见面,天哥就对我嘘寒问暖,这让我顿时觉得有些对不住他,于是什么也没说,之后,天哥拦住了一辆出租车,我们三个人上了车,一路朝着附近的一处城乡结合部而去。

  下车之后,我就跟随着天哥和嫂子进入到了一片低矮建筑群而去了,嫂子和天哥跟我一通介绍,说这地方叫“管自塘”,是位于“滨江”这座大城市附近的一处待拆迁的民居房。

  这里因为交通方便,房租便宜,成为了很多来这边打工的人,首选租房子的好地方。

  因为来这边租房子的人很多,所以,这边的人来自于五湖四海,说着各种口音。

  “这里就是我们家了。

  ”很快,我们来到了一个低矮的房子前面,房子是砖瓦房,显得有些破旧,属于那种随时会被拆除的房子。

  打开门之后,我们就进入到了里面。

  房间里面有些昏暗,甚至有些潮湿,光线不是很好。

  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张不大的双人床,还有一张桌子和几个凳子,以及一个淘宝上面买来的简易的衣橱。

  除此之外,这个房间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了。

  这样子的环境,可谓是非常的艰苦了。

  “小俊,嫂子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

  ”嫂子说着,带着我来到了隔壁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跟嫂子的房间是紧挨着的,中间就隔着一堵墙。

  打开门之后,里面几乎也只有一张不大的床和一张桌子。

  “你就先住在这里吧,我给你收拾一下房间,过几天再给你找份工作。

  ”嫂子说着,便来到了床边,跪在床上面,开始给我收拾床铺。

  可很不巧,嫂子撅着的丰臀正好朝着我,让我不经意就看到了那曼妙的风光。

  尤其是嫂子丝袜在车上已经被我撕破了,这回连丝袜都没穿。

  

那是一个玻璃瓶泡着的,里面有条小蛇,还有乱七八糟的一大堆药材,活血化瘀效果很好,村里人一般家里都会泡上那么一瓶。

  “嫂子得把衣服脱了,你可别瞎看。

  ”陈晓兰把盛着药酒的小碗递给了他,故意说道,声音都有点颤了。

  她觉得自己太疯狂了,竟然会想出这么一个计划。

  不过,这也是为了这个家,为了让虎子能在村里人面前抬起头,让别人再也说不出自己是个不下蛋的母鸡。

  咬了咬银牙,下定决心的陈晓兰背着刘宇,脱掉了身上唯一一件衣服,光溜溜的背,有着妖娆的曲线,而且可以看到两侧张弹出的软滑。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屋子里气氛顿时就暧昧起来,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还有个妩媚的少妇,要是不发生点什么,简直就是浪费。

  陈晓兰往那大床上一趴,就不动了。

  望着女人的玉背,刘宇呆住,心里的渴望变强,差点没忍住就扑上去。

  不知嫂子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总觉得那两条大白腿,岔的有些太开了,就像是在欢迎入内一样……“你还傻愣着干什么?”陈晓兰见刘宇在那杵着,便强忍娇羞开口唤了声。

  “来……来了。

  ”刘宇干咳一声,掩饰尴尬,拿着药酒小心凑到了床边,这一站,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够不着。

  “嫂子,你往外边点,我够不着给你擦。

  ”“没事,你来床上吧,坐嫂子身上。

  ”陈晓兰红着脸,期期艾艾的说:“别瞎想啊,嫂子是为了让你方便。

  ”这话说的,直接勾引没什么区别了,要是没人打扰,搞不好今晚两人就……村里这个点上,没人串门,都早早的吃饭,洗簌整理,要不就在家看看电视,要不就床上一躺,有兴致的就等孩子睡着了,整整男女的事儿。

  “坐上去弄吗?”刘宇吞了口唾沫,内心激动。

  他不知道陈晓兰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话里话外总是有点撩拨他的意思。

  不过无论怎样,他一个大男人也是占便宜的一方。

  这么想着,刘宇干脆利落的脱鞋,跪爬着上了床,一屁股直接坐在女人挺翘的丰臀上,肉体叠加,那种软弹的感觉,舒服的不行。

  陈晓兰虽说是主动的一方,但当刘宇真的上来了,也难免慌乱,一想到自己身上坐着个男人,心中就痒痒的,那种饥渴欲望情不自禁的就燃烧起来。

  刘宇精神抖擞的把药酒倒了点在手上,然后放在女人玉背上,缓缓的擦起来,这种刺激的感觉,让他不由手抖,感觉稀里糊涂的,就是很激动,浑身燥热。

  按理说,经常劳作的乡村女人,皮肤都应该晒得很黑才对,可桃花村的女人是个例外,普遍都很白,皮肤光滑水嫩,据说是这方水质好的原因。

  “你手可别乱碰嫂子。

  ”陈晓兰故意说了句,省得男人轻看了自己,但怎么听怎么像是在暗示。

  刘宇小腹热热的,有了点反应,那儿直接卡了进去,温热的感觉让刘宇一个没忍住,还往里弄了一点。

  陈晓兰感觉到自己被侵犯,脸腾的一下变得殷红,下意识的夹住。

  却不知这样一来,更让刘宇爽上天,迷迷糊糊的就发力,前后蠕动几下。

  “嗯~~”陈晓兰被弄的鼻间冒出一声颤音,娇躯打摆子一样颤抖,异样的感觉像是潮水一般用来。

  暧昧的气氛一下子燥热起来,两人谁都没说话,虽是在擦药,但谁都能看出他们的状态不对,互相默契配合着在做那些不可言说的事情。

  刘宇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这种被感觉比用手舒服太多,让他压根平静不下来了,舒服的甚至想直接扒掉女人的裤子就弄进去。

  “晓兰嫂子……”终于,刘宇艰难的开口喊了一句,其中蕴含的情绪特别复杂,表达出想要求欢的信号。

  陈晓兰矜持着没有说话,把脑袋埋在手臂之中,全身颤抖,肌肤都有了一层朦胧的粉色。

  这种不答应也不拒绝的回应,反而让刘宇更加有了信心,那儿弄得他快要炸裂,极度需要发泄出来,强烈的欲火让他再次张嘴。

  “嫂子……我想要……”说着,他双手环住陈晓兰的腰,放在平滑的小腹上面……就在陈晓兰被刘宇一番动作撩拨的心中痒痒,几乎就想委身给后面男人之时,她脑海里不知怎的,忽然出现了虎子的身影。

  结婚三年,虎子对她着实好的没话说,夫妻感情和谐稳定,就连房事也都能满足她。

  两人之间唯一的问题,就是一直要不上孩子,不管怎么折腾,陈晓兰的肚皮一直没有动静,为此夫妻俩背负了很大的压力,双方父母也在不停催促。

  除此之外,还有村人背地里的指指点点。

  在乡村,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最乐意做的就是聊八卦,几个长舌妇闲的没事,就凑在一起扒村子里的破事。

  一来二去,两夫妻生不成孩子的事就闹的满村都知道了。

  到后面,传言愈演愈烈,说两人指不定干了什么缺德事,才糟了报应,一辈子都生不了娃。

  虎子本来就是个好面子的人,被这样编排哪能受得了,因为这事没少和村民红脸动手。

  就在前几天,陈晓兰收拾房子,偶然翻到了一张病历单,这才知道,原来虎子偷偷去了医院,检查结果身体真的有问题。

  陈晓兰心疼虎子,琢磨了好几天,她突然想到一个和虎子不谋而合的主意。

  夫妻俩为了摆脱目前的尴尬处境,连办法都是一致的。

  那就是和借宿在家里的刘宇好上几次,等怀上孩子,满村的风言风语自然会消失。

  至于虎子那边,陈晓兰觉得到时候再想办法瞒过去。

  谁能保证医院就不会误诊?可是,真到了这个最后关头,陈晓兰发现自己做不到,她还是接受不了和虎子以外的人做那种事,哪怕对方是刘宇这个很有好感的‘弟弟’。

  心中的道德底线把她束缚住了,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从一而终的道理她还是懂得,她不能背叛自己老公。

  “小宇,药……药擦的差不多了,你下来吧。

  ”陈晓兰略微使劲从男人怀抱中挣开,眼神闪躲的拉开了一些距离。

  而此时的刘宇却欲火正旺,早就看出来陈晓兰是在故意勾引他。

  谁成想这边刚准备脱了裤子提枪上马,这女人竟然又反悔了。

  这时候,刘宇甚至想直接告诉她,你老公都在想办法让我上了你,你自己还矜持个什么劲儿。

  可也知道,这种话说出来,后果就难以预料了。

  虽然当老公的想把老婆给刘宇睡,当老婆的也有主动勾引的意思,但夫妻俩都不知道对方的想法,也就只有刘宇心里明白。

  不过刘宇也不敢轻易捅破这层窗户纸,要是说破了,夫妻俩都觉得自己遭到了对方的背叛,那他刘宇可没有任何好处。

  这一刻,见陈晓兰瑟缩在床的另一侧,刘宇估计着今晚怕是没戏了,他总不能强来吧。

  这么想着,刘宇只好带着些许不甘,说了一句:“那……那既然擦好了,嫂子,我就先回去了。

  ”犹豫了下,又加了一句:“要是有事,你再喊我。

  ”说完,他磨磨蹭蹭的往门口走,可让他失望的是,直到出了房间,陈晓兰都没有流露出挽留的迹象。

  如此,让刘宇只能回屋睡觉,躺在床上,脑海里全是陈晓兰的动人娇躯,睁眼闭眼,挥之不去……刘宇这个人看起来比较内向,但实际上内心里也特别渴望女人,花花肠子不少,就是从没敢真的搞过,导致二十出头了,还是个处男,典型的闷骚。

  这两天他都有机会在晓兰嫂子身上,摆脱处男之身,可总是阴差阳错的没能成。

  这让刘宇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桃花运,和桃花村这(极品少妇的诱惑)个地方犯冲。

  从陈晓兰那边回来,翻来覆去的在床上躺了很久,等心中的火降了不少,他才渐渐有了睡意……刘宇是睡了,但陈梦瑶这大半夜还熬着呢。

  不是不想睡,实在是这个居住环境让她难以入眠,床是木板床,躺上去硬硬的,翻个身都硌得慌,让她无比怀念家里那张软绵绵的大床。

  而且这天还有点热,身上一闷,出了点汗,黏黏的格外不舒服。

  犹豫了良久,她还是决定洗个澡凉快下。

  不然今晚别想睡了。

  打开手机的摄像头功能,陈梦瑶摸黑,朝着学校食堂的方向走。

  这乡下还真是安静,除了虫子和偶尔的狗叫,没其他响动。

  整个学校静悄悄的,让人难免有些害怕,三步并作两步,走的特别快。

  等进了食堂,入目的就是一口农村里常见的大地锅,角落里还堆放着一摞劈好的干柴。

  洗个澡,还得自己动手烧水,让从小养尊处优的陈梦瑶欲哭无泪。

  不过再怎么样,现在也只能靠自己,这破地方可没有什么热水器给她用。

  不过,陈梦瑶以前从电视里见过农村里烧火做饭的土灶,就是塞点干树枝什么的,点燃就行了。

  这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就着手机光,她点燃了柴火,一大把的枯枝树叶,噼里啪啦的就燃起来了。

  她有点怕的拿着根棍子杵了杵,结果火势一猛,吓了一跳,枯叶就落了下来,火舌迅速添上了灶口的一大堆干柴!陈梦瑶小嘴张着,看着的火势有蔓延的趋势,似乎要烧上了墙壁,整个人就慌了,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下意识的就赶紧给刘宇打电话。

  刘宇刚谁睡下没一会儿,就被手机铃声吵醒,揉了揉眼睛,接通电话还有点气氛,但听到那头陈梦瑶带着哭腔大喊着火了,直接睡意全无,一身冷汗。

  他完全不敢耽搁,撒丫子就往学校跑,十几分钟的路程,他两三分钟就冲了过来,气喘吁吁的刚进校门,就闻到了一股柴火味,放眼一看,食堂果然有一阵火光。

  冲进去后,就看到陈梦瑶正端着一个水盆往墙上泼,这女人倒也没傻得直接逃走,在她的控制下,火势只停留在炉灶周围。

  刘宇二话不说,提着旁边的桶,直接冲到屋外,拉了两头水上来,对着炉灶,一阵猛浇,终于把火势给灭了。

  忙完之后,心有余悸。

  “谢谢了,陈老师,你没事吧?”刘宇压根就没想到是陈梦瑶把食堂给点燃了。

  毕竟学校里那些不到十岁的小孩都知道怎么添柴烧火,陈梦瑶一个成年人还能不懂?陈梦瑶一愣,难道乡下烧了别人东西还要道谢的?“我没事。

  ”她没好意思开口说出实情,女人也是要面子的。

  “估计是有什么易燃的东西,把这全部引燃了,要不是你及时发现,这房子恐怕就烧没了!”刘宇分析着,琢磨起来也像那么回事。

  “应该是。

  ”陈梦瑶十分尴尬的附和着,这乌漆麻黑的,谁也看不清表情。

  刘宇点了油灯,才看清了现在的陈梦瑶的样子,顿时目光就移不动了……城里人跟乡下人不同,睡觉都会换上一套专门的睡觉衣服。

  

是是是,就你懂好了,回家了嗯呢,明天见!哥别捏脸 小说这时候坐在下面的夏部长咳了一声,她顿时反应过来了,洛千幻还正在跪着呢。

  小陈看见时倾开心向他打招呼。

  小玲真过分呢,明明折雪只是没那么受欢迎而已。

  总裁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叶天在心中默默的念起了清心咒。

  勒,你来干嘛。

  君野香跟进了教室门,(双子的旁边已经坐好了人,而且有谈有笑),失落之余,她迈开沉重的步伐径直走向靠窗的位置落座,第一排座位旁边没有人。

  我好无聊啊。

  哥别捏脸 小说李梦雨懒得看她,端起一旁的茶,小抿一口:把你兜里的胡萝卜拿出咬一口就知道了。

  絮尘打量了她一下...zzzzzzzzzzz被上官凛公主抱在怀里的乐伶!!!对的,没错,苏若兰在学校是学生会副会长,老是找一些借口把我叫去充当学生会的免费劳动力,我看她这是以权谋私,不过是监督我有没有在课间被哪个白莲花缠上。

  哥别捏脸 小说才·才没有那回事,本大爷的朋友可是遍布全校的。

  这个贱人心中还想,就因为看了一眼,上百男生便全部脱单,这也太恐怖了,恐怕就连我的女神也没有这效果。

  我身后的顾家姐弟更是不淡定。

  毕竟没有哪个企业会养一群混吃等死的员工的。

  这一个胖次是细绳的,穿上还需要一定的技巧。

  “说吧,你是假装你头疼,还是肚子疼?易沐阳突然看着刘思涵笑了。

  路南星目光沉了沉,由于玻璃是反光的,外面的人看不见里面,里面的人却可以清楚的看见外面我知道了!一定是老爹来拿走了,真是可恶都这么大了还在抢我们的东西。

  总裁把她摆成跪趴的姿势这个花瓶上的竹子,看着像是人的手法,当然这个画法并没有什么高超的,高超的在于这个色彩的运用,这个色调会随着阳光的变化而变化,有时会是青色有时会是青蓝色,只不过不明显,所以不容易发现而已。

  半夏愣了一会儿,幽幽道。

  哥别捏脸 小说她一股脑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用手摇着我的胳臂,娇声央求着,甚至还抬起眸子,由下而上地看着我,她知道这样一定有用。

  出现在我的面前。

  一个绿水晶,两个35级的手镯……苏沫打开包裹一一报给他听。

  乐?你让我怎么乐得起来,本就乏味的校园生活叫人提不起劲,周围的同校生纷纷指着我吐槽,如果我是暴脾气早就拿出古代的武士刀精神和他们进行决斗了,输者面临的下场是剖腹自尽。

  海拔仅为九百多米的爱宕山在山城国与丹波国直接笔直(两性口述小说)的耸立着,虽然爱宕山的高度对于普遍两三千米海拔的日本山峰来说显得小巫见大巫,但其险要山势与蜿蜒盘旋的山路自然使它成了构建防御工事、寺庙与神社的绝佳地点。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e.aspx?7240.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e.aspx?1129.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e.aspx?3647.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e.aspx?1206.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e.aspx?359.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e.aspx?5367.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e.aspx?6713.html

https://www.bracelets-for-a-cause.com/twe.aspx?5663.html